为探讨年青人与上一代的想法差异,促进两代间的理解和沟通,我们透过不同年龄信徒对同一议题表达自己的想法,让不同世代的心声得以向信徒群体传递。本次参与主题讨论的信徒为黄传道、薛传道、豪仔和晓娟。

+按图放大

 

对于属灵父母,你有何看法?

上一代:

对于属灵父母这个称呼,我感觉是沈重的,教会有弟兄姊妹会叫我妈妈,但他们未必真的听我的教导,尊重我在他们生命中的位置,一起寻求神的心意。甚至有肢体在移民前一周才通知我他们要离开,因为我是他们的“属灵妈妈”。

另一方面,属灵父母是神的拣选,教会中我是很多人的妈妈。例如我带人信主,在小组中培养他们成长,为他们祈祷,而他们也会听从我的意见。反而在这些服事中,我会享受作属灵妈妈。神拣选人成为属灵父母,那么他们就不单是生出孩子,还要养育他们,栽培他们,与他们分享成长的喜乐。

 

下一代

回答一:

对于属灵父母,我有两个层面的认知:1、我是否认出他们是城市的父辈;2、他们是否我个人的属灵父亲或母亲。站在这一代,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尊荣属灵的上一代,这不是关乎他们是否想要“属灵父母”这个名衔,而是我是否尊荣某些人是主所拣选去守护城市的父老。若我在灵里认出他们,我很自然会称呼他们为父母。对我个人来说,我也有自己的属灵父母,那么他们就不单单是城市的父母亲,而是我个人的父母。这两个层次是有分别的。

回答二:

我第一次听到属灵父母这个词,是在一个年青人营会中,聚会中有一个环节是邀请上一代作出关怀的行动,例如拥抱。当时我以为关顾我们的人就是属灵父母,后来我发现,关顾和同行的人也未必是。现在我认为属灵父母是很认识我们的人,能够时常提点我们,帮助我们进入命定。我觉得年青人需要有属灵的家和父母,但两代之间需要时间磨合,建立真实的关系,以致属灵父母所讲的,我们能凭信心去做。

回答三:

属灵父母对我来说,需要我们彼此灵里认出,他们是神委派来带领我的权柄,是我们能够跟随的。属灵的父母异象或属灵遗产会传承给儿女,一方面他们会令你成长,另一方面我们会承接他们的异象,上一代的异梦是会成为我们的异象。

年青人未必信耶稣后就需要有属灵父母,要看生命的阶段,因为神有祂的时间,以我为例,我曾向神求属灵父母,当时神说暂时不会给我,后来在适当时间神就使我认出属灵父母。

两代之间如何沟通和同行?

下一代

回答一:

两代间的沟通和同行是分阶段的。第1个阶段,当我们还不够成熟时,我们应该顺从属灵父母的权柄。第二阶段,当我们生命足够成熟,我们应该衡量,如何将神放在我们两代之间。当我与上一代意见不同,我不是不听他们的话,而是要相信主在我们中间。我要来到神面前求问,求主去改变和搅动我们,然后我要等候神的时间,使转变发生。

回答二:

有一定困难,最难拿捏的是父母的看法,他们是否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因此需要同行才能进深真实的关系。某些时候,我也会不明白上一代的想法,但因着同行就会明白他们的深远用意。

香港教会要活出属灵的家和父母文化,有何难度?

上一代

现在很多年青人在家中尝不到父母的爱,但若在教会能够找到属灵父母,是一个很大的医治。我发现现在教会很留意行政,建立系统和规矩,但谁愿意委身每个星期抽出时间,苦口婆心的教导和牧养?很多人看不到这些的重要,除非他们真的很爱神,才会愿意承担牧养的事奉。

另外,牧者今日作为属灵父母,他们是否知道求问神,多些得着神牧养,多些听神声音。如果牧者不是这样跟随神,他们牧养出来的人如何就可想而知。属灵父母这个话题是很深的,香港教会是否真的明白,还需要进一步求问神。

下一代

当家的概念被带进年青一代中,就出现了一个试探:年青人想认“很劲”的人做属灵父母。实际上属灵父母不关乎“劲不劲”,而是真正能提升你的人。基于香港的文化,很多年青人还不完全明白什么是属灵父母,还是有“跟师父”的习惯,只想跟从很厉害的人。

另外,有些年青人认了属灵父母,但是不跟随。他们或许因为同辈压力而认;或许原生家庭问题令他们很需要关爱,以致投射到属灵父母身上。结果他们认了,却实质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满足里面的需要,这样的“认出”是没有用的,也得不著家的恩膏。

你认为作属灵父母或儿女的关键是什么?

上一代

两代要有共同的追求才会有关系,我认为要有祭坛。不是说我们是父母,孩子就一定要听我们的话,我们能一起祈祷就很不同。祭坛的关系是一起的,神会在祭坛中向我们说话,使大家一同成长。我们要拒绝公式化上教会、祈祷和读圣经,我们需要健康的生命。例如和下一代一同敬拜,画画,创作,一同求问神和追求成长,互相欣赏,就会一同经历神,脱离沈闷的关系,才是有属灵关系的两代。

下一代

最重要相信神给你的属灵父母,或许有时我们会疑惑,但始终他们有权柄,我会选择相信我的父母。作为儿女,跟随很重要,我们不可能完全明白他们的用意,因为总有原因他们比我走得更前,成为我的带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