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礼义廉耻”被称为四德,是中国人为人处事的根本。有谚语说道:“羞耻存在于注视之中。”羞耻文化相当关注“看得到的”外在条件。孔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羞耻文化以儒家思想为主导,所形成的道德和伦理价值,植根于华人社会,成为华人行为的规范。

另一方面,羞耻文化制约了我们愿意尝试和对错误的正确认知,也造就了一个群众压力的氛围,要是有人犯错或者出丑,会受到群体的嘲笑和批评。双重效应令华人容易落入一个不能自由表达的捆绑。很多时候,华人信徒不敢公开表达自己对神的情感,发出对神的敬拜热情,这与根植于华人思想的羞耻文化非常有关。神希望我们能释放自由的敬拜,因为神允许祂的孩子在祂面前作自己。华人非常看重自己的表现,焦点总离不开别人的看法。“我不是专业的舞者,不会跳得好看。”“万一我画得不好,别人会取笑我。”“我是一位老师,在公众面前又蹦又跳不好。”羞耻文化令我们过于看重外在的看法,别人的眼光,而不是神的看法,从而无法自由表达自己,也就触摸不到神的心。

创世之初,亚当夏娃在伊甸园中与神亲密无间,并不觉得赤身露体羞耻,当罪进入人生命,就使人去隐藏和遮掩自己,来除掉羞耻的感觉。当我们与神恢复面对面的关系,神要的是心灵和诚实的敬拜,毫无拦阻的连结和对齐。正如大卫王在神面前极力跳舞,扫罗的女儿米甲却嘲讽他。大卫并不以为耻,因为他明白自己的身分,是神所拣选的君王,极力敬拜神是应该的。神喜悦大卫的心,厌恶米甲的说话,因此米甲直到死日,都没有生养儿女,成为她的羞耻。(创30:23)

华人的先知性敬拜和文化的兴起,是华人突破羞耻文化束缚的钥匙。当先知性的水流进到华人信徒群体,是要首先帮助华人信徒除去羞耻文化对我们发出敬拜的拦阻。当我们愿意跟随圣灵的带领,进入圣灵的水流去释放从神而来的感动,就能越过理性框架,外在的眼光,使敬拜和神的启示自由地从华人信徒中而出,成为华人突破的关键,也成为列国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