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恥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內容之一。「禮義廉恥」被稱為四德,是中國人為人處事的根本。有諺語說道:「羞恥存在於注視之中。」羞恥文化相當關注「看得到的」外在條件。孔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羞恥文化以儒家思想為主導,所形成的道德和倫理價值,植根於華人社會,成為華人行為的規範。

另一方面,羞恥文化制約了我們願意嘗試和對錯誤的正確認知,也造就了一個群眾壓力的氛圍,要是有人犯錯或者出醜,會受到群體的嘲笑和批評。雙重效應令華人容易落入一個不能自由表達的捆綁。很多時候,華人信徒不敢公開表達自己對神的情感,發出對神的敬拜熱情,這與根植於華人思想的羞恥文化非常有關。神希望我們能釋放自由的敬拜,因為神允許祂的孩子在祂面前作自己。華人非常看重自己的表現,焦點總離不開別人的看法。「我不是專業的舞者,不會跳得好看。」「萬一我畫得不好,別人會取笑我。」「我是一位老師,在公眾面前又蹦又跳不好。」羞恥文化令我們過於看重外在的看法,別人的眼光,而不是神的看法,從而無法自由表達自己,也就觸摸不到神的心。

創世之初,亞當夏娃在伊甸園中與神親密無間,並不覺得赤身露體羞恥,當罪進入人生命,就使人去隱藏和遮掩自己,來除掉羞恥的感覺。當我們與神恢復面對面的關係,神要的是心靈和誠實的敬拜,毫無攔阻的連結和對齊。正如大衛王在神面前極力跳舞,掃羅的女兒米甲卻嘲諷他。大衛並不以為恥,因為他明白自己的身分,是神所揀選的君王,極力敬拜神是應該的。神喜悅大衛的心,厭惡米甲的說話,因此米甲直到死日,都沒有生養兒女,成為她的羞恥。(創30:23)

華人的先知性敬拜和文化的興起,是華人突破羞恥文化束縛的鑰匙。當先知性的水流進到華人信徒群體,是要首先幫助華人信徒除去羞恥文化對我們發出敬拜的攔阻。當我們願意跟隨聖靈的帶領,進入聖靈的水流去釋放從神而來的感動,就能越過理性框架,外在的眼光,使敬拜和神的啟示自由地從華人信徒中而出,成為華人突破的關鍵,也成為列國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