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1日正值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百年之初,世界对中国的观感大多都是负面的,中国是一个贫穷、落后和封闭的国度。中国国力在推翻满清,中日抗战,国共内战等争战的泥沼中被消耗净尽,只剩下一个烂摊子,甚至有国人竟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耻。然而今天的中国,已不是从前的东亚病夫,经过数十年艰苦的奋斗,经历无数的失败,如今已俨然成为世界强国。从三十年前西方世界提出的中国崩溃论到今天提出的中国威胁论,证明这转变有多夸张。无论你持何种立场,无可否认,中国之崛起,已是不争的事实。而其在世界舞台中的角色,已渐次从台后走至台前,过不多久,更有可能成世界舞台的主角,这角色的转变,对世界也带来极大的冲击。中国的崛起,将会是敌是友?正引来西方世界广泛的讨论甚至争论。而不同的观点与角度,其论点甚至可以是两个极端!

作为华人教会,我们对中国崛起,又当建基于何种论述之上?我们应当跟随西方世界,甚或西方教会的论述;还是各个教会都有权按个人或群体的领受,各有各的论述及表述?若产生误判,然后各自去承担因误判带来的后果?还是全球华人教会,应当放下各自的论述,学习以父神的眼界来看中国的崛起及华人的命定,以配合完成父神在创世以先对华人在末后的计划,才不致因彼此个别的领受而产生误判,至终带来身体的分化与撕裂?

“看哪,这些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秦国来 ( 秦原音作希尼 ) ⋯⋯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你的墙垣常在我眼前。”( 赛49:12-16 )秦国是否指中国或许仍有争议,但父神的确使华人及华人教会对苦难的犹太人生发出一份超自然的情谊。父神藉华人这份属天的大爱去感动犹太长兄,使他们切身感受到从神而来的安慰,藉华人家人的接纳与拥抱,更显明天父并没有忘记及离弃他们。这岂不引証神正在末世兴起华人,更兴起华人教会,去完成先贤所领受,回归耶路撒冷的异象?

父神超然莫测的旨意,我们这小脑袋实在测不透,祂竟会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 ”( 罗 9:17  ) 庄子说:“以有限度无限,殆矣!”意即以有限的生命及智慧去测度那无限的智慧,注定会误判。世事如棋局变幻莫测,与其跟风摇动,不如锁定那不能震动的国,以父神的眼光为眼光,以神国的论述为论述,才不致因误判而亏损,因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 箴21:1 )。中国的崛起岂无因?甚愿这善因,至终能结出善果,更让中国的崛起,成为万邦列国的祝福!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