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1日正值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紀念。百年之初,世界對中國的觀感大多都是負面的,中國是一個貧窮、落後和封閉的國度。中國國力在推翻滿清,中日抗戰,國共內戰等爭戰的泥沼中被消耗淨盡,只剩下一個爛攤子,甚至有國人竟以自己是中國人為恥。然而今天的中國,已不是從前的東亞病夫,經過數十年艱苦的奮鬥,經歷無數的失敗,如今已儼然成為世界強國。從三十年前西方世界提出的中國崩潰論到今天提出的中國威脅論,證明這轉變有多誇張。無論你持何種立場,無可否認,中國之崛起,已是不爭的事實。而其在世界舞台中的角色,已漸次從台後走至台前,過不多久,更有可能成世界舞台的主角,這角色的轉變,對世界也帶來極大的衝擊。中國的崛起,將會是敵是友?正引來西方世界廣泛的討論甚至爭論。而不同的觀點與角度,其論點甚至可以是兩個極端!

作為華人教會,我們對中國崛起,又當建基於何種論述之上?我們應當跟隨西方世界,甚或西方教會的論述;還是各個教會都有權按個人或群體的領受,各有各的論述及表述?若產生誤判,然後各自去承擔因誤判帶來的後果?還是全球華人教會,應當放下各自的論述,學習以父神的眼界來看中國的崛起及華人的命定,以配合完成父神在創世以先對華人在末後的計劃,才不致因彼此個別的領受而產生誤判,至終帶來身體的分化與撕裂?

「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國來 ( 秦原音作希尼 ) ⋯⋯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你的牆垣常在我眼前。」( 賽49:12-16 )秦國是否指中國或許仍有爭議,但父神的確使華人及華人教會對苦難的猶太人生發出一份超自然的情誼。父神藉華人這份屬天的大愛去感動猶太長兄,使他們切身感受到從神而來的安慰,藉華人家人的接納與擁抱,更顯明天父並沒有忘記及離棄他們。這豈不引証神正在末世興起華人,更興起華人教會,去完成先賢所領受,回歸耶路撒冷的異象?

父神超然莫測的旨意,我們這小腦袋實在測不透,祂竟會向法老說:「我將你興起來,特要在你身上彰顯我的權能,並要使我的名傳遍天下 」( 羅 9:17  ) 莊子説:「以有限度無限,殆矣!」意即以有限的生命及智慧去測度那無限的智慧,注定會誤判。世事如棋局變幻莫測,與其跟風搖動,不如鎖定那不能震動的國,以父神的眼光為眼光,以神國的論述為論述,才不致因誤判而虧損,因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好像隴溝的水隨意流轉( 箴21:1 )。中國的崛起豈無因?甚願這善因,至終能結出善果,更讓中國的崛起,成為萬邦列國的祝福!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