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定于2020年举行的欧洲足球锦标赛,因新冠疫情推迟至今年6月11日至7月11日进行,而当我们回顾足球的发展,以及球星的见证,可以看到神在其中的工作。

奥地利有史以来首次晋身16强,队中两位基督徒球员不时公开谈论信仰。队长阿拉巴(David Alaba)去年为当时所属的球会拜仁慕尼黑赢得欧洲联赛冠军杯后,特意穿上印有“基督是我力量”的白色上衣庆祝。他亦曾拍片朗读诗篇23篇,邀请人们寻求神,与主同行。而进攻中场绍布(Louis Schaub)被问到其人生座右铭时,亦不讳言是出自圣经诗篇18篇30节。法国中锋基奥特(Olivier Giroud)是其中一位经常公开谈论自己信仰的球员,他曾表示:“信仰帮助我懂得如何看待事物,并懂得原谅,使我心境宁静。”在足球以外,基奥特也是活跃于教会的成员,他积极参与启发课程,并为受迫害的基督徒发声。

爆冷击败法国晋级的瑞士,阵中22岁的巴尔加斯(Rubén Vargas)素来以“神走在我前面”签注其社交媒体贴文,在许多人的眼中,巴尔加斯在足球场上常展现谦卑的态度,他指自己从小就被教导,即使处于顺境也要脚踏实地。瑞士国歌《瑞士诗篇》被称为本届欧国杯最具基督教色彩的国歌。歌曲由Alberich Zwyssig于1841年创作,其中一段的歌词:“当狂风暴雨来袭,你(神)是我的高台,全能的主宰是我的拯救。纵在惊雷之夜,我仍如孩童般信靠祂。我们感觉到,且晓得,是的,我们感觉到且晓得,神居于此地,神就居于此地。”这首富浓厚信仰色彩的颂歌,在日趋世俗化的瑞士备受批评,国民曾多次倡议修改国歌。2015年,有公益组织发起新国歌创作比赛,最后提出以旧曲填上没有“神”的新歌词,但国会并没有就这象征国家身分的争议性议题展开讨论,国歌曲词因而沿用至今。

现今不少英超球会均由教会创办,包括1880年由圣马可教会成立的曼城足球会

 

英国乃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舒曼欧洲研究中心(Schuman Centre for European Studies)总监Jeff Fountain指出,足球起源于19世纪教会吸纳年轻信徒的“健硕基督教”运动,现今不少英超球队均由教会和主日学创办,包括爱华顿、利物浦、曼城、修咸顿和热刺等,而传统圣诗仍是英国足球的重要元素。他表示:“正如欧洲许多的生活文化,足球也深受福音真理塑造。”然而,英格兰的足球产业也有其丑陋的一面,世界福音联盟总干事Gavin Calver引用兰卡斯特大学研究报告指出,当英格兰国家队在赛事落败时,当地的家庭暴力事件遽升38%。同时,种族歧视以及赌博也是严重的问题,他呼吁当局关注,并祈盼此等问题得以解决,人们能享受美好的赛事。

祷告:愿神打开我们的眼睛,看到生命中神的工作,献上神当得的赞颂。

(来源:Evangelical Focus,2021年6月29日,Eason Pun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