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复兴教会刘沙仑(Sharon Lau)牧师,其父亲为包德宁牧师,来港宣教已经超过40年。作为宣教士二代,Sharon于香港出生,可谓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然而年少时,Sharon曾经历反叛,更矢志长大后要离开香港,返回美国过自由的生活,但一次内地之旅,她的生命被神彻底翻转,更清楚领受祝福华人的异象。

生于宣教士家庭,Sharon坦言自小已有身分疑惑,不知自己是什么人。“爸爸没有送我去国际学校,而是入读本地中文中学,学讲中文,家里完全不会庆祝美国的节日,反而更着重农历新年。”作为牧师子女,其言行举止每每受到别人注视,令她倍感束缚。她自言:“每年返美国,眼见亲戚住大屋,美国文化又较自由。”她便矢志18岁后要自行回美国生活。

15岁是她生命的一个转捩点,当时的Sharon颇反叛,有时与朋友去Disco。她笑言:“若我女儿像我以前般反叛,我会很惊慌!”当年爸爸叫她返内地走一趟,她从此不再一样。“记得那年冬天很冷,河南农村正下大雪,我们居于简陋的农舍。天寒地涷,但无阻当地弟兄姊妹每天清晨5时起床祷告的决心,他们祈祷唱诗,诗歌的内容是不怕逼迫困难,为神而死是无上光荣等。他们对神的信心,令人为之动容。”Sharon在那里认识了很多国内属灵伟人,如“天上人”云弟兄、方城教会张荣亮牧师及《迦南诗选》的作者吕小敏。

在其中一次祈祷中,云弟兄突然跪在Sharon面前,求她祝福。“当时我只有15岁,对神仍不冷不热,怎可在他这属灵伟人面前班门弄斧?”他说:“因为神要你成为中国人的祝福!神不只呼召你的爸爸,还要呼召你!”她立时簌簌泪下,明白神给她的命定,自此开始认真寻求信仰。她 18岁就到台湾读神学,毕业后就在教会服事,然而她对讲道感到很大压力。“我讲完道立即觉得很沮丧,自觉讲得很差。我丈夫讲得风趣幽默,很多人聚精会神地听,我试过讲道时讲笑话,结果没人笑,令我很失望。”后来丈夫一言惊醒梦中人,“你的讲道强项是有母亲的温柔但有力,要欣赏你作为女性独有的特质。”她自此想通了,做回自己,更感恩因身为女性,可以服事教会为数较多的姊妹,而且比起男性更能领略作为基督新妇的感受。事实上,她与丈夫各有恩赐,互补不足,“我有较多先知性领受,丈夫的优点是有持守到底的毅力,而且有辨别诸灵的恩赐,成为我和教会的保护。”

Sharon相信,将来神会兴起更多女性领袖。“如底波拉,既是先知,又是士师,很强势的女人,但她有为母的心,最终期盼男性要兴起,她最大的满足是见到以色列领袖兴起,不在仇敌的压制下。作为女牧者,我并非要做女权运动的强势女性,而应有为母的心,期盼见到神兴起教会,无论老少,都兴起来争战,成为得胜者。”先知性敬拜是Sharon牧师的恩赐,她盼望建立一所敬拜赞美学校,透过敬拜,教导信徒如何触摸神的心,释放先知性敬拜,让人回转。她鼓励女性要勇于追逐梦想,寻找个人命定。

2019年社会运动爆发,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香港经历史无前例的巨大震动。Sharon认为,“我相信这两年是一个炼净的过程。”Sharon分享她经历了36小时生女儿的10级阵痛,过程中不只经历身体如撕裂般的痛楚,心灵上更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坦言:“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有新生婴儿即将出生!”她深信,正如经历分娩之痛一样,神会带领香港教会进入复兴,虽在迫害笼罩的重重阴霾下,福音愈发兴旺,更会传至地极。


在世界舞台上,有不少女性担当举足轻重的角色。圣经也记载了女士师底波拉率领希伯来人成功反击迦南王耶宾的军队,她有勇有谋,又有公义慈爱。在现今华人教会里,也有很多出色的女性属灵领袖,本专栏由国度复兴报编辑部撰写,透过她们的生命故事,述说巾帼战士的特质,激发女性回应时代的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