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第一次聚集後,團隊的屬靈父母增加到20人,大家一起尋求主下一步的計劃。主指示隔年(1996年)7月再次聚集。於是第二次聚集在英屬哥倫比亞省一個臨近溫哥華的美麗小島維多利亞(Victoria)舉行,近4,500人參與,主再一次信實地彰顯了祂榮耀的同在,聖靈有條不紊地帶領了整個聚集。 但是聚集後,真實問題才開始浮現。戴冕恩描述了當時激烈的屬靈爭戰:

首先,敵人猛烈攻擊領袖團隊,核心成員間彼此不和。我知道聚集大有能力,我看見主揭開加拿大教會中分裂和傷痕的問題,這是阻撓我們進入醫治列國命定的關鍵。 問題是這些突破不能持久。在聚集後幾個星期或幾個月,效果似乎退去了,人們又回復到先前的狀況:受傷、痛苦、分裂,非常令人沮喪。更糟的是,有些備受國際尊崇的先知,預言審判將要臨到加拿大。 

所有這些事情深深地困擾我,我喜愛在聚集中經歷神的同在,但我想要的不僅是聚會成功,我渴望看到在我們國家中有持久且明顯的轉化。有些東西攔阻了神的恩寵臨到加拿大,並使這些突破無法成爲永久的勝利。我知道辦再多的聚集也沒有意義,除非主啓示這根源的問題是什麼

雖然戴冕恩疲乏又灰心,甚至發誓:「我不會再辦聚集了。」但是,他最終還是求問主:「是什麼攔阻了加拿大進入命定的祝福?」主沒有馬上回答這個問題。 爲此,戴冕恩決定帶領團隊停下腳步,好好聆聽神的聲音,直到從主那裡有領受。 他痛下決心,不再舉辦另一次聚集或籌劃任何聚會。 幾個月過去,神終於說話:「根源問題是反猶主義的心,是歐洲先祖來​​加拿大建國時帶來的。」

1939年6月二戰前夕,一艘載滿900多名猶太難民的聖路易斯號輪船(St. Louis),爲了逃避希特拉的逼迫和追殺,從一個國家漂流到另一個國家,尋求安身之所,但所有的國家都因爲懼怕希特拉的殘暴,以自身利益爲重,不敢接待這艘求救的船。加拿大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也成了最後一個拒絕他們的國家。他們帶着絕望、極度的痛苦和無奈返回歐洲,最後船上許多人都在慘無人道的大屠殺中喪命。

「無辜人的血在哀告,我要你呼召加拿大爲反猶太人的心悔改。」主對戴冕恩說。  「主啊,僕人在此,請告訴我們該怎麼行?」戴冕恩帶領團隊來到主面前。「要把握兩個關鍵:關鍵的少數和關鍵的時刻。」主指示他們。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