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第一次聚集后,团队的属灵父母增加到20人,大家一起寻求主下一步的计划。主指示隔年(1996年)7月再次聚集。于是第二次聚集在英属哥伦比亚省一个临近温哥华的美丽小岛维多利亚(Victoria)举行,近4,500人参与,主再一次信实地彰显了祂荣耀的同在,圣灵有条不紊地带领了整个聚集。 但是聚集后,真实问题才开始浮现。戴冕恩描述了当时激烈的属灵争战:

首先,敌人猛烈攻击领袖团队,核心成员间彼此不和。我知道聚集大有能力,我看见主揭开加拿大教会中分裂和伤痕的问题,这是阻挠我们进入医治列国命定的关键。 问题是这些突破不能持久。在聚集后几个星期或几个月,效果似乎退去了,人们又回复到先前的状况:受伤、痛苦、分裂,非常令人沮丧。更糟的是,有些备受国际尊崇的先知,预言审判将要临到加拿大。 

所有这些事情深深地困扰我,我喜爱在聚集中经历神的同在,但我想要的不仅是聚会成功,我渴望看到在我们国家中有持久且明显的转化。有些东西拦阻了神的恩宠临到加拿大,并使这些突破无法成为永久的胜利。我知道办再多的聚集也没有意义,除非主启示这根源的问题是什么

虽然戴冕恩疲乏又灰心,甚至发誓:“我不会再办聚集了。”但是,他最终还是求问主:“是什么拦阻了加拿大进入命定的祝福?”主没有马上回答这个问题。 为此,戴冕恩决定带领团队停下脚步,好好聆听神的声音,直到从主那里有领受。 他痛下决心,不再举办另一次聚集或筹划任何聚会。 几个月过去,神终于说话:“根源问题是反犹主义的心,是欧洲先祖来​​加拿大建国时带来的。”

1939年6月二战前夕,一艘载满900多名犹太难民的圣路易斯号轮船(St. Louis),为了逃避希特勒的逼迫和追杀,从一个国家漂流到另一个国家,寻求安身之所,但所有的国家都因为惧怕希特勒的残暴,以自身利益为重,不敢接待这艘求救的船。加拿大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也成了最后一个拒绝他们的国家。他们带着绝望、极度的痛苦和无奈返回欧洲,最后船上许多人都在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中丧命。

“无辜人的血在哀告,我要你呼召加拿大为反犹太人的心悔改。”主对戴冕恩说。  “主啊,仆人在此,请告诉我们该怎么行?”戴冕恩带领团队来到主面前。“要把握两个关键:关键的少数和关键的时刻。”主指示他们。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