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传承敬拜”新歌发布会于430日举行。由去年8月开始,入围的8个队伍与导师经历8个月的同行,与导师一同发布10首新歌。“传承敬拜”平台是由香港基督徒音乐创作人合作成立,致力推动本地敬拜创作,兴起广东话敬拜。今届入围新歌不少是与医治有关,反映了神透过音乐和艺术创作等不同媒体,述说对于这个城市的医治信息,鼓励上一代与年轻人互相包容,彼此同行。

医治成为创作主体

入围歌曲《苦》的创作者陈旭麟分享,当他写这首歌时,正值香港和世界都面对很大的苦难。因为他职业的缘故,在工作中能接触到很多生命,看到很多破碎和艰难。他写这首歌,原本是想呈现那种压迫和痛。然而经过几个月与导师同行的创作旅程,他的属灵生命进行了很多反思,让他明白,即使在这种痛和苦中,仍然有神的同在;即使有跌碰,神也会将我们扶起。“透过他们的引导,我就在歌中加入这些元素,令整首歌得到蜕变和升华。”

《缝补有时》创作者V Yim分享,团队成员都是与精神健康有关的人,其中有精神病康复者、家属以及职员,音乐让他们走到一起分享心声。新歌谈及在一个撕裂的世代,我们如何学习与人沟通,看到别人的强项,透过神去缝补关系,不同的人是可以共融的。

传承敬拜新歌发布会导师及创作者合照

传承敬拜导师之一,玻璃海乐团团长Gabby Yeung亦发布了新歌《患觉》,她谈及这首歌是她生命中的一个印记。“它陪伴我度过人生一段很难走的时光。当时我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个小生命,我很难接受,之后还接二连三收到很多坏消息,如同一浪接一浪向我冲过来,推倒了我。但在创作过程中,感谢与我同行的导师,是我们五个人的创作治愈了我。”

透过新媒介触摸生命

Pastor Lindy

Pastor Lindy Heung,国际神召会(ICA)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校长,祷告医治室负责人,接受本报访问时谈及,从疫情爆发直到现在,祷告医治室从来没有停止运作。去年初疫情突然爆发之际,Lindy考虑到病人离开家不安全,于是她让团队每人都带电脑来,在办公室用电话、zoom(线上会议软件),以及微信等方式接触那些需要医治的人。团队大约有40个人,分成两人一组去服事,一个星期六能够服事90人。有一段时间疫情很严重,团队也不能见面的时候,他们就在家操作,每个星期有50-60人在线上服事。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很奇妙地,透过线上祷告服事,同样得医治。“神在教我们,祂是没有限制的神,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阻止祂工作。我们也告诉那些寻求医治的人,不用等下星期祷告医治室的服事时间,是神在医治你们,继续接收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与神连结。”

Lindy指出,神是做新事的神,祂在教祂的子民,不要一成不变,就算耶稣做医治,也没有一次是相同的。我们常有自己的计划和喜好,但神打乱了,让我们跟着祂走。她感受到,zoom是神给我们的一个祝福,例如她最近进行了一次医治服事,其中一方在香港,另一方在澳洲,透过网上连线,在1小时15分钟内,就解决了家族几十年的问题。Lindy又指出,关于医治服事,其实我们不用挖尽脑汁去想如何为他们祷告,有时只要按手在人身上,说主耶稣祢祝福她,神就会亲自工作。最重要的是让他们与神连结,神就有祂工作的方法。

神亲自在两代中作工

在今年入读香港超自然事奉学校的学生中,大约60%为20-30多岁的年轻人,打破了历来的收生纪录。Lindy指出,他们的年轻学生生命存在很多破碎,与父母关系不好。她感受到,现时社会上多了很多沮丧和愤怒的年轻人。而教会中父亲的形象较弱,世界很注重人的工作能力,但忽略了以父母的爱去爱那些年轻人。很多年轻人能够非常独立地工作,却少了父母的遮盖。“服事年轻人的牧者,一定要去爱年轻人,关顾他们的切身问题。大部分人的问题是源自于原生家庭的问题。”

Lindy在课堂中常要处理医治的问题,甚至在面试中,她也要求学生要注意与父母的关系。“因为与爸爸关系不好,我们很难连结天父,看天父也会看得不够准确。医治很重要,尤其对于年轻人,如果他们站的位置不对,就很容易出错。”

Lindy又分享,过去一年他们接触到一个住在深圳的女孩,她患有甲状腺癌以及相关的疾病。医生说这个病只能靠吃药控制,不能根治。这个女孩每个星期六在zoom上与同工见面,但病情都没有什么突破。但是在今年2月,他们终于有机会问起她家里的情况。原来她和父母的关系很差,童年过得很不开心。“破碎的关系是医治的最大障碍,于是我们和她进行心灵医治,身体就有突破发生。”两个星期前,她去医院进行常规检查,医生看过报告的数字后感到很奇怪,表示她已经没有这个病了。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