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冕恩与赵仲权相遇,成为一家人,是他们服事华人的开始。1990年,赵仲权参加了贝牧师召集的年轻牧者祷告会,在20多位牧师中,神让赵仲权关注到一位年轻人。后来他回家和师母说:“我想介绍你认识一个年轻人,他祷告像摩西一样!”那个周末他们夫妻俩去吃自助餐,结果看到那位像摩西一样祷告的年轻人也在那里喝咖啡。他们就过去同坐,相谈甚欢,这位年轻人打开心分享他的故事。突然他停住了,说:“Gideon(赵仲权),你是谁?为什么我把秘密都和你讲了,我不是这样的人啊!”神就这样把他们的心连在一起了。

这个年轻人就是戴冕恩。那天,他恰巧坐在这里等当医生的太太下班。无独有偶,赵仲权一家刚搬到同一区,赵师母要找的女医生正好就是戴冕恩的太太路得医生。他们不禁惊叹天父爸爸的手奇妙的牵引!那时,赵仲权心里非常想念中国,但中国的门一直没有打开。这两位父老在加拿大温哥华相遇时,一个想回埃及,一个想回中国,但都回不去!但他们和属灵父亲贝牧师两代同行,彼此相爱、彼此扶持,成为最亲密的朋友和战友。

神不仅安排了赵仲权与戴冕恩同行,祂也奇妙地感动了赵仲权的母亲收养这个埃及儿子!早年,赵婆婆因经济的缘故曾堕胎,但手术后看见成形的婴孩,她知道自己杀死了亲生骨肉!这件伤心事缠绕她近50年,每当夜深人静,胎儿的脸便出现脑际,使她不能入睡。虽知满有怜悯的神必赦免她的罪,她却无法原谅自己,直到她遇见大卫(戴冕恩)。 以下是她的回忆录《慈爱的冠冕》的节录:

我和他只见过几次面,但每次都很有亲切感。有一个晚上,困扰我数十年的被杀胎儿的恶梦又出现,我只有求神怜悯,谁知胎儿不见了,朦胧中浮现另一个面孔向我微笑,就是我曾见过几次面的大卫。我忽作奇想,难道神怜悯我,让这青年来填补我失去的孩子?这事我没有问任何人,我想知道这是出于神还是我的梦想。

第二天主日,我祷告神,若第一个见到他,就是主的美意了。到了教会,我果然第一个就见到大卫!我鼓起勇气,对他说:“You will my son。”我的英文完全不通,他听了之后很愕然,随后像是明白了,说OK。我自己觉得很难为情,整个聚会都心不在焉。两天后,仲权告诉我,大卫很愿意作我的儿子,他今天才答复我,是要征求父母、妻子和一家人的意见。在埃及没有干儿子或干女儿这回事,他们要商量过后才能答应。因他将要远行,我们隔天晚上就在酒楼订席,两大家子人一起吃饭。我送给他一条鹰的项链,喻意他要如鹰展翅上腾;他送给我一条心形的项链。在欢乐的晚餐后,我们就成了母子。此后,那恶梦再没有出现,感谢父神奇妙的安排。

第二天,戴冕恩前往西班牙,他请赵婆婆为他的服事和家庭祷告。直到回天家,赵婆婆都忠心地为这个埃及儿子祷告。赵婆婆一直以为这件事是神怜悯她,但神的美意远超过此。她不知道,她单纯回应神的感动,认领戴冕恩作儿子,就服事了神的国。赵婆婆在103岁过世,赵仲权怀念她说:“一个简单的女子,因为顺服神,就能转化列国。”日后戴冕恩能如此服事华人,就因为他是华人的儿子。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