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冕恩與趙仲權相遇,成為一家人,是他們服事華人的開始。1990年,趙仲權參加了貝牧師召集的年輕牧者禱告會,在20多位牧師中,神讓趙仲權關注到一位年輕人。後來他回家和師母說:「我想介紹你認識一個年輕人,他禱告像摩西一樣!」那個週末他們夫妻倆去吃自助餐,結果看到那位像摩西一樣禱告的年輕人也在那裡喝咖啡。他們就過去同坐,相談甚歡,這位年輕人打開心分享他的故事。突然他停住了,說:「Gideon(趙仲權),你是誰?爲什麼我把秘密都和你講了,我不是這樣的人啊!」神就這樣把他們的心連在一起了。

這個年輕人就是戴冕恩。那天,他恰巧坐在這裡等當醫生的太太下班。無獨有偶,趙仲權一家剛搬到同一區,趙師母要找的女醫生正好就是戴冕恩的太太路得醫生。他們不禁驚嘆天父爸爸的手奇妙的牽引!那時,趙仲權心裡非常想念中國,但中國的門一直沒有打開。這兩位父老在加拿大溫哥華相遇時,一個想回埃及,一個想回中國,但都回不去!但他們和屬靈父親貝牧師兩代同行,彼此相愛、彼此扶持,成爲最親密的朋友和戰友。

神不僅安排了趙仲權與戴冕恩同行,祂也奇妙地感動了趙仲權的母親收養這個埃及兒子!早年,趙婆婆因經濟的緣故曾墮胎,但手術後看見成形的嬰孩,她知道自己殺死了親生骨肉!這件傷心事纏繞她近50年,每當夜深人靜,胎兒的臉便出現腦際,使她不能入睡。雖知滿有憐憫的神必赦免她的罪,她卻無法原諒自己,直到她遇見大衛(戴冕恩)。 以下是她的回憶錄《慈愛的冠冕》的節錄:

我和他只見過幾次面,但每次都很有親切感。有一個晚上,困擾我數十年的被殺胎兒的惡夢又出現,我只有求神憐憫,誰知胎兒不見了,朦朧中浮現另一個面孔向我微笑,就是我曾見過幾次面的大衛。我忽作奇想,難道神憐憫我,讓這青年來填補我失去的孩子?這事我沒有問任何人,我想知道這是出於神還是我的夢想。

第二天主日,我禱告神,若第一個見到他,就是主的美意了。到了教會,我果然第一個就見到大衛!我鼓起勇氣,對他說:「You will my son。」我的英文完全不通,他聽了之後很愕然,隨後像是明白了,說OK。我自己覺得很難爲情,整個聚會都心不在焉。兩天後,仲權告訴我,大衛很願意作我的兒子,他今天才答覆我,是要徵求父母、妻子和一家人的意見。在埃及沒有乾兒子或乾女兒這回事,他們要商量過後才能答應。因他將要遠行,我們隔天晚上就在酒樓訂席,兩大家子人一起吃飯。我送給他一條鷹的項鏈,喻意他要如鷹展翅上騰;他送給我一條心形的項鏈。在歡樂的晚餐後,我們就成了母子。此後,那惡夢再沒有出現,感謝父神奇妙的安排。

第二天,戴冕恩前往西班牙,他請趙婆婆爲他的服事和家庭禱告。直到回天家,趙婆婆都忠心地爲這個埃及兒子禱告。趙婆婆一直以爲這件事是神憐憫她,但神的美意遠超過此。她不知道,她單純回應神的感動,認領戴冕恩作兒子,就服事了神的國。趙婆婆在103歲過世,趙仲權懷念她說:「一個簡單的女子,因為順服神,就能轉化列國。」日後戴冕恩能如此服事華人,就因爲他是華人的兒子。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