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9日,苏丹正式废除一项实施数十载,抵制以色列的法案,进一步巩固双方刚萌芽的邦交关系。

废除法案的决定由苏丹最高执政机构主权委员会(Sovereign Council)及内阁成员进行联合会议通过,被认为是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促成的《亚伯拉罕协议》(Abraham Accords)之成果,使苏丹成为第三个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化关系的阿拉伯国家。

该项抵制以色列的法案于1958年通过,禁止苏丹人民与以色列建立外交经贸关系,包括商务往来,与以色列公司或与以色列利益有关的公司进行贸易,直接或简接入口以色列货品,违例者将面临巨额罚款,且最高监禁10年。法案废除带来远超过外交商贸经济等新机遇,让苏丹人民63年以来首次获准入境以色列,让长久以来失散的家人得以团聚,现今以色列境内有超过6,000名苏丹人居住。

苏丹并非唯一修编反以色列法案的国家,该法案正反映了五、六十年代泛阿拉伯国家政权盛行全面抵制以色列的主张。后来反以色列浪潮稍退,埃及首先于七十年代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及至九十年代的约旦,到最近阿联酋、巴林、苏丹、摩洛哥和阿曼等国与以色列建立正常化关系,这次苏丹取消抵制意义深远。然而,苏丹政府重申对两国解决方案的立场:“对于两国解决方案框架下建立巴勒斯坦国,苏丹的立场坚定。”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苏丹取消抵制的决议表示支持,但他指出,巴勒斯坦官员发表声明示意不愿来到谈判桌,只想接管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部分地土。

1967年夏天,以色列军20年内第二次击退阿拉伯盟军。“六日战争”结束后,以色列放弃所得的领土,包括犹大和撒马利亚,以换取与邻近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和平。当时邻近阿拉伯国家在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举行第四届阿拉伯国家联盟高峰会,商讨如何回应以色列伸出的和平之手,结果提出喀土穆议案及其中的“三不政策”:不和解,不承认以色列,不谈判。

50年后的今天,“三不政策”逐渐化为赞同:赞同和解,赞同承认以色列,赞同关系正常化。苏丹自去年巴希尔总统(Omar al-Bashir)下台后,由军方及国民政府联合统治,过渡政府致力推动国家开放与和平民主等改革,并巩固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

祷告:愿神祝福以色列与邻近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在中东地区赐下平安。

(来源:Bridges for Peace,2020年4月20日,Asher Chiu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