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9日,蘇丹正式廢除一項實施數十載,抵制以色列的法案,進一步鞏固雙方剛萌芽的邦交關係。

廢除法案的決定由蘇丹最高執政機構主權委員會(Sovereign Council)及內閣成員進行聯合會議通過,被認為是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促成的《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之成果,使蘇丹成為第三個與以色列建立正常化關係的阿拉伯國家。

該項抵制以色列的法案於1958年通過,禁止蘇丹人民與以色列建立外交經貿關係,包括商務往來,與以色列公司或與以色列利益有關的公司進行貿易,直接或簡接入口以色列貨品,違例者將面臨巨額罰款,且最高監禁10年。法案廢除帶來遠超過外交商貿經濟等新機遇,讓蘇丹人民63年以來首次獲准入境以色列,讓長久以來失散的家人得以團聚,現今以色列境內有超過6,000名蘇丹人居住。

蘇丹並非唯一修編反以色列法案的國家,該法案正反映了五、六十年代泛阿拉伯國家政權盛行全面抵制以色列的主張。後來反以色列浪潮稍退,埃及首先於七十年代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及至九十年代的約旦,到最近阿聯酋、巴林、蘇丹、摩洛哥和阿曼等國與以色列建立正常化關係,這次蘇丹取消抵制意義深遠。然而,蘇丹政府重申對兩國解決方案的立場:「對於兩國解決方案框架下建立巴勒斯坦國,蘇丹的立場堅定。」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對蘇丹取消抵制的決議表示支持,但他指出,巴勒斯坦官員發表聲明示意不願來到談判桌,只想接管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的部分地土。

1967年夏天,以色列軍20年內第二次擊退阿拉伯盟軍。「六日戰爭」結束後,以色列放棄所得的領土,包括猶大和撒馬利亞,以換取與鄰近阿拉伯國家之間的和平。當時鄰近阿拉伯國家在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舉行第四屆阿拉伯國家聯盟高峰會,商討如何回應以色列伸出的和平之手,結果提出喀土穆議案及其中的「三不政策」:不和解,不承認以色列,不談判。

50年後的今天,「三不政策」逐漸化為贊同:贊同和解,贊同承認以色列,贊同關係正常化。蘇丹自去年巴希爾總統(Omar al-Bashir)下台後,由軍方及國民政府聯合統治,過渡政府致力推動國家開放與和平民主等改革,並鞏固與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的關係。

禱告:願神祝福以色列與鄰近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在中東地區賜下平安。

(來源:Bridges for Peace,2020年4月20日,Asher Chiu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