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华人接待圣灵工作的先锋,赵仲权牧师经历不可想像的属灵争战:失眠,头发变白,甚至记忆力受损。有一次赵仲权在祷告室里祷告,在灵里感觉有一个像大鸟般的恶魔攻击他,他被压在地上,不能动弹。4岁的儿子士敬正好进门看见,对躺在地上的爸爸宣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撒但!”他立刻得了释放!这算是两代同行的开始。赵仲权知道他遇到了更高层次的属灵争战,需要更多的智慧、权柄和属灵遮盖。从此,他祷告主,有属灵的父辈可以同行,引导和遮藏他。主听了他的呼求。

1991年,贝牧师邀请先知雷克·乔纳(Rick Joyner)牧师来温哥华分享。乔纳向5位领袖发预言,贝牧师,戴冕恩,赵仲权就是其中3位。当时赵仲权身边一位白人弟兄顺口说他这几天“头”痛。圣灵竟借此提醒赵牧师,他曾向神祷告呼求属灵父亲的遮盖,而眼前的贝牧师正是主赐给他的属灵父亲。他当下请贝牧师作他的属灵父亲,指导和遮盖他,贝牧师欣然同意,并为他祷告。自从那次以后,赵仲权明显感到属灵争战减少了许多,被仇敌偷去的记忆力也渐渐恢复。

贝牧师的太太玛格丽特(Margaret)曾说,贝牧师的最后10年,是为了赵仲权和戴冕恩这两个儿子而活的。在他弥留之际,虽不知道赵仲权在哪里,他对太太说:“Gideon(赵仲权)会来看我。”他那时在重症病房已经八天不吃不喝了。不久后,赵仲权果然从马来西亚赶回来了。昏迷中的父亲听到久盼的儿子的声音,竟然抽动起来!赵仲权紧握贝牧师的手说:“贝牧师,你是这个世代的西缅,主应许你,在回天家前会看到末世的复兴。我相信现在这个复兴的婴孩即将出生了。如果你同意就握我的手。”昏迷中的他,竟然握了赵仲权的手两次。赵仲权知道他灵里完全清醒。

第二天早上,赵牧师就要飞往加拿大东部参加一个重要的国家领袖聚集。当他和88位国度守望者一起寻求主时,忽然圣灵如风临到会场,有人大声呼叫:“我父啊,我父!”大家都俯伏在地,一同呼求。赵仲权灵里知道时候到了,就致电给师母玛格丽特,她说:“贝牧师刚被主接走。”主是信实的,她一出医院的门,就看到两条巨大的双彩虹!这彩虹十分明亮,甚至上了当天的新闻。

赵仲权说,那天他灵里知道有事发生。从那时起,他发现无论到哪里,父亲的灵就在他身上。他回忆说,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是在北京,那时有一位有名的先知和他的属灵权柄不能同心。赵仲权正好在那里,就对那位先知晓之以理,让他学习尊荣他的属灵父亲。那位先知牧者竟说:“除非你先作我的父亲。”他楞了一下,答应了。那一刻,他在灵里第一次感到以利亚的灵临在他身上。后来他到哪里都会释放为父的心,带下关系的突破和祝福。属灵的传承是真实的,“尊荣父母,在世长寿”在自然界和灵界都行得通。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