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華人接待聖靈工作的先鋒,趙仲權牧師經歷不可想像的屬靈爭戰:失眠,頭髮變白,甚至記憶力受損。有一次趙仲權在禱告室裡禱告,在靈裡感覺有一個像大鳥般的惡魔攻擊他,他被壓在地上,不能動彈。4歲的兒子士敬正好進門看見,對躺在地上的爸爸宣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斥責撒但!」他立刻得了釋放!這算是兩代同行的開始。趙仲權知道他遇到了更高層次的屬靈爭戰,需要更多的智慧、權柄和屬靈遮蓋。從此,他禱告主,有屬靈的父輩可以同行,引導和遮藏他。主聽了他的呼求。

1991年,貝牧師邀請先知雷克·喬納(Rick Joyner)牧師來溫哥華分享。喬納向5位領袖發預言,貝牧師,戴冕恩,趙仲權就是其中3位。當時趙仲權身邊一位白人弟兄順口說他這幾天「頭」痛。聖靈竟藉此提醒趙牧師,他曾向神禱告呼求屬靈父親的遮蓋,而眼前的貝牧師正是主賜給他的屬靈父親。他當下請貝牧師作他的屬靈父親,指導和遮蓋他,貝牧師欣然同意,並為他禱告。自從那次以後,趙仲權明顯感到屬靈爭戰減少了許多,被仇敵偷去的記憶力也漸漸恢復。

貝牧師的太太瑪格麗特(Margaret)曾說,貝牧師的最後10年,是為了趙仲權和戴冕恩這兩個兒子而活的。在他彌留之際,雖不知道趙仲權在哪裡,他對太太說:「Gideon(趙仲權)會來看我。」他那時在重症病房已經八天不吃不喝了。不久後,趙仲權果然從馬來西亞趕回來了。昏迷中的父親聽到久盼的兒子的聲音,竟然抽動起來!趙仲權緊握貝牧師的手說:「貝牧師,你是這個世代的西緬,主應許你,在回天家前會看到末世的復興。我相信現在這個復興的嬰孩即將出生了。如果你同意就握我的手。」昏迷中的他,竟然握了趙仲權的手兩次。趙仲權知道他靈裡完全清醒。

第二天早上,趙牧師就要飛往加拿大東部參加一個重要的國家領袖聚集。當他和88位國度守望者一起尋求主時,忽然聖靈如風臨到會場,有人大聲呼叫:「我父啊,我父!」大家都俯伏在地,一同呼求。趙仲權靈裡知道時候到了,就致電給師母瑪格麗特,她說:「貝牧師剛被主接走。」主是信實的,她一出醫院的門,就看到兩條巨大的雙彩虹!這彩虹十分明亮,甚至上了當天的新聞。

趙仲權說,那天他靈裡知道有事發生。從那時起,他發現無論到哪裡,父親的靈就在他身上。他回憶說,第一次發現這件事是在北京,那時有一位有名的先知和他的屬靈權柄不能同心。趙仲權正好在那裡,就對那位先知曉之以理,讓他學習尊榮他的屬靈父親。那位先知牧者竟說:「除非你先作我的父親。」他楞了一下,答應了。那一刻,他在靈裡第一次感到以利亞的靈臨在他身上。後來他到哪裡都會釋放為父的心,帶下關係的突破和祝福。屬靈的傳承是真實的,「尊榮父母,在世長壽」在自然界和靈界都行得通。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