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沙士襲港一役,香港因世衞宣告成為疫埠,由東方之珠一朝變成被世界離棄的死城。香港教會卻經歷前所未有的合一,破天荒在維園為主建立起52天「屬靈禱告城牆」,為香港求福,將危機化作了轉機,打了一場美好的勝仗。教會得到社會的表揚,主的名也得著稱讚,而聳立在維園對面的「耶穌是主」的明亮招牌,一直至今仍每晚照耀着這城市。

一仗攻城,雖然得勝,但也付上了沉重的代價,當時合一僕人團隊的合一始於危機,也終於危機。當危機過後,大家又忙於自己的異象及事工之時,仇敵也在此刻暗中進行了瘋狂的反撲。我們走在最前線的三位同工,陳慕妍博士,李健華牧師和我都先後患上癌症,他倆在數年間先後離我而去。而我在李健華牧師臨終時,含淚向他承諾,我們未完的任務,我必會堅持到底。

主大恩憐憫,讓我存活至今,但因癌入侵,也前後經歷了五次手術。在現今第五次手術中,父神清楚指示,祂要為我「剷除病灶,連根拔起」。我順服而行,憑信心接受了切除整個膀胱及周邊淋巴的大手術,並求父神復還給我一個健壯的身體,可以陪伴下一代一同成長。這次手術是我所經歷最深刻的一次屬靈爭戰。手術後我留院整整21天,且有8天是在 ICU加護病房,原因是我僅餘的腎在手術後睡著了,失去了排尿及排毒的功能,以致我要洗腎及洗血,將身上的毒素排清。仇敵藉癌魔己奪走我的左腎及膀胱,現今連僅餘的一個腎也想奪走,下一步,恐怕是要拿走我的命了。

有一天的凌晨4時,天父把我喚醒,起來爭戰禱告。我舉手向天父及撒但作了一個明確的宣告:我縱使失去身上所有的器官,但撒但卻永遠不能得着我的心,因我心已屬我天上的父,我是你的人,只聽命於你。我的父神一定會救我脫離撒旦的手,即或不然,我也不會向撒旦叩頭,我是永生神的兒子,我單要事奉你!當我如此宣告,我靈裡聽見一句話:「撒但你輸了!」

這次畢生難忘的生死交戰,讓我深深體會到人不會永遠的強,有一個肢體受苦,全體支援的「家」是何等的重要!我靈有一個非常深切的體會,首先是我的身體得醫治,康復後還得配合神對香港教會的命定與計劃,與聖靈同工,復還父神一個多代同心同行,可安息的「家」。

03年沙士一役,香港教會經歴了空前的合一,但二十年後,香港教會卻因政治運動,加上新冠疫情,慘遭仇敵無情肢解,群羊無家可歸,到處流浪。作為牧者,我們實在有愧於主。人需要家的保護,肢體需要身體的維護,身體需要基督作遮蓋,基督需要天父作遮蓋,層層順服對齊,彼此合一配搭,才能得着恩膏與權柄,以制服仇敵的黑暗權勢,對仇敵還以最凌厲致命的反撃!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