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沙士袭港一役,香港因世卫宣告成为疫埠,由东方之珠一朝变成被世界离弃的死城。香港教会却经历前所未有的合一,破天荒在维园为主建立起52天“属灵祷告城墙”,为香港求福,将危机化作了转机,打了一场美好的胜仗。教会得到社会的表扬,主的名也得著称赞,而耸立在维园对面的“耶稣是主”的明亮招牌,一直至今仍每晚照耀着这城市。

一仗攻城,虽然得胜,但也付上了沉重的代价,当时合一仆人团队的合一始于危机,也终于危机。当危机过后,大家又忙于自己的异象及事工之时,仇敌也在此刻暗中进行了疯狂的反扑。我们走在最前线的三位同工,陈慕妍博士,李健华牧师和我都先后患上癌症,他俩在数年间先后离我而去。而我在李健华牧师临终时,含泪向他承诺,我们未完的任务,我必会坚持到底。

主大恩怜悯,让我存活至今,但因癌入侵,也前后经历了五次手术。在现今第五次手术中,父神清楚指示,祂要为我“铲除病灶,连根拔起”。我顺服而行,凭信心接受了切除整个膀胱及周边淋巴的大手术,并求父神复还给我一个健壮的身体,可以陪伴下一代一同成长。这次手术是我所经历最深刻的一次属灵争战。手术后我留院整整21天,且有8天是在 ICU加护病房,原因是我仅余的肾在手术后睡着了,失去了排尿及排毒的功能,以致我要洗肾及洗血,将身上的毒素排清。仇敌藉癌魔己夺走我的左肾及膀胱,现今连仅余的一个肾也想夺走,下一步,恐怕是要拿走我的命了。

有一天的凌晨4时,天父把我唤醒,起来争战祷告。我举手向天父及撒但作了一个明确的宣告:我纵使失去身上所有的器官,但撒但却永远不能得着我的心,因我心已属我天上的父,我是你的人,只听命于你。我的父神一定会救我脱离撒旦的手,即或不然,我也不会向撒旦叩头,我是永生神的儿子,我单要事奉你!当我如此宣告,我灵里听见一句话:“撒但你输了!”

这次毕生难忘的生死交战,让我深深体会到人不会永远的强,有一个肢体受苦,全体支援的“家”是何等的重要!我灵有一个非常深切的体会,首先是我的身体得医治,康复后还得配合神对香港教会的命定与计划,与圣灵同工,复还父神一个多代同心同行,可安息的“家”。

03年沙士一役,香港教会经歴了空前的合一,但二十年后,香港教会却因政治运动,加上新冠疫情,惨遭仇敌无情肢解,群羊无家可归,到处流浪。作为牧者,我们实在有愧于主。人需要家的保护,肢体需要身体的维护,身体需要基督作遮盖,基督需要天父作遮盖,层层顺服对齐,彼此合一配搭,才能得着恩膏与权柄,以制服仇敌的黑暗权势,对仇敌还以最凌厉致命的反撃!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