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在人间——民族敬拜(艺术宣教)研讨会”于320-21日由建道神学院跨越文化研究部主办,是香港首次举办民族敬拜研讨会,大会盼望借此召聚有志者一同思考和探索艺术宣教的各样可能性。民族敬拜学(Ethnodoxology)一词,来自希腊文ethno(族群)和doxology(荣耀或赞美), 致力研究不同地方群体如何用其独特且多元的艺术表达去认识和敬拜神,为艺术宣教事工提供神学和可持续发展的依据。

艺术与神的宣教使命

贝丝·阿戈特

达拉斯国际大学卓越世界艺术中心副主任,贝丝·阿戈特(Beth Argot)博士以“艺术与神的宣教使命(Missio Dei)”为题分享信息。Missio Dei(神的宣教使命)是指神让来自各个国家、语言和文化的人重新与祂建立正确的关系。约翰·派博(John Piper)曾说,“宣教不是教会的最终目标,敬拜才是。宣教的存在是因为敬拜的不存在。”而参与“神的宣教使命”的其中一种方式,就是通过艺术使人与神连结。

首先,艺术是一个认识和经历神的方法。艺术是神设立的,为要用在敬拜中。神展示了在敬拜中祂给予艺术的价值。祂指引会幕和后来圣殿建造的每一个细节,其中不仅包括实用的部分,还包括仅仅为了美观的艺术。耶稣的服事也充满戏剧元素,例如咒诅无花果树,用手指在泥土上写字,给门徒洗脚等。在出埃及记15章中,以色列人庆祝在红海战胜埃及人,他们唱歌、跳舞和演奏乐器。神本身就是最终的艺术家——创造者。神按照祂的形象造人,我们就成了有创造力的人,能够创造艺术,以及反映神的创造形象。

其次,艺术也是一种交流和敬拜的途径。阿戈特指出,本土艺术有着我们外人观察不到的深层意义并深深植根于文化中,是一个民族群体以心灵诚实敬拜的有力媒介。艺术可以激发人的右脑,让我们的大脑与心复杂地联系在一起,以便更深和更充分的认识和经历神。然而在当代西方文化的影响下,我们已经成为一个高度知识化,以理性为基础的信仰群体,导致我们忽视了信仰的情感面。

神创造人有身体、灵性和情感,使人不仅在头脑上,而以更多方式认识神。艺术是进入认识和聆听神的情感的钥匙,可以激发大脑不同部分,最终与理性部分相连,形成对神更强、更完整的认识。

艺术也提供了一种治愈世界破碎的方法。创伤直接影响一个人听到福音及回应神的能力。人与神接触的方式有很多,例如文字、电影、音乐和听道等,这些东西会进入头脑,传递到心灵,引起心灵的转化,这个头脑与心灵交融的过程也称为融合。如果人有创伤,这个过程就被阻断,创伤使头脑与心灵脱离,也使人在情感上脱离神,让人失去寻求神的理由和愿望。

当人在思想上不能回应时,艺术能够引导受创伤者进入和表达他们的痛苦,通过动作、舞蹈、音乐和视觉艺术等,连接大脑的认知区域和情感区域,在曾经分离的地方创造融合。通过哀歌和其他活动向神表达自己的痛苦,并在痛苦中遇到慈爱的天父。

萨哈族的敬拜

罗宾·哈里斯

全球民族敬拜学网络创办人及总干事,罗宾·哈里斯(Robin Harris)博士分享了她如何透过服事萨哈族领悟民族敬拜的重要性。90年代末,哈里斯和家人在全球最寒冷的城市——西伯利亚的雅库茨克服事。他们计划建立一个双文化教会,有俄罗斯人,也有名为萨哈(sakha)的少数民族。在开始时,他们用尽所知道的方法,福音还是很难在哈萨人中迅速传开,因为他们不愿采用在苏联时期压迫和边缘化他们的俄罗斯人的敬拜形式。

雅库特人(萨哈人)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当他们开始,透过适切文化的艺术和应用民族敬拜学,他们看到了明显的果效。现在当地已有教会完全用萨哈语敬拜和萨哈族牧师,甚至萨哈共和国教会联盟的领袖也是萨哈人,他坚信应该在民众中运用民族敬拜学。

 

 

赎回艺术与敬拜

潘凯玲传道

建道神学院潘凯玲传道以不同民族的音乐为例,带领会众认识民族艺术与敬拜的融合与互动。例如非裔美国人,他们唱歌很少看谱,也不用看歌词,自然的摆动就成为他们的心跳。他们的歌有很多重复,对他们来说,重复是不同心情和心态的表达。他们的歌和信仰是紧扣的,在一个为奴的处境中,他们一边工作一边唱这些歌。这些歌提醒他们,神与他们同在,音乐成为神与他们同行的方式。

中国文化与大自然非常相关,潘提到小敏的迦南诗选。小敏是来自农村的作家,没有怎么读过书,却写出很多有共鸣,让人感受到神同在的歌。《一首天上的歌》通过河的景象,让人想到连结生命的泉源和河流。河对中国人很重要,我们看到中国画以山水为主,或者中国人称自己为黄河儿女。神摆放了很多很宝贝的东西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应如何发掘这些宝贝,使它们重新与神连结,将本来属于神的东西赎回,凡物都归回神,这是民族敬拜学很重要的工作。

民族音乐与教会诗歌

黎嘉让牧师

前房角石协会副总干事黎嘉让牧师分享到民族音乐在教会诗歌创作上的贡献。华人教会很自然地承袭了美国教会所使用的诗歌,其中大多数的传统圣诗集是来自19世纪美国福音运动。到80年代,圣灵第3波运动,有John Wimber兴起敬拜短歌的热潮,近年有澳洲Hillsong的敬拜。香港的敬拜诗歌创作亦大多数采用现代欧美流行歌的形式,至于采用世界各地的民族音乐元素则相对较少。他认为民族音乐在诗歌创作方面还有很多还未开发的丰富元素,不要轻看民族的歌,觉得非常简单,反而它们受欢迎程度更大。有句说话:“大乐必易。”意思是很多最高最大的音乐都是平易近人的。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