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為每個族群量定生活的疆界,每個族群的藝術和文化都是獨特的,為要展現天國的多元色彩和神對世界的創造主權。作為神國的子民,我們有責任去發掘神放在我們本族的獨特之處,釋放出神原本創造的美麗,彰顯在地如在天的榮耀。台灣的原住民音樂近年開始受到國際的關注,更有歌曲和專輯獲得國際性的獎項。原住民從未學過樂理和系統的唱歌技巧,但是他們卻能唱出樂譜中沒有的音階,唱出自己民族的獨有歌聲。

世界為人設下很多對美麗的定義和標準,並不是從神而來的,他們或許在高舉人的自我,或者是扭曲的思想價值體現,甚或從偶像或異教中涉取靈感,這些屬地的藝術和文化,影響人對美麗價值的判斷,和對藝術的追求。不少藝術家在信主後,切斷了從世界獲取靈感的渠道,就無法創造出豐富和富有生命力的藝術。又或者基督徒決心以藝術事奉神時,卻走向單一的藝術模式,呈現出刻板和單調的作品。

屬天的美麗不是地上所創造的,我們需要向神尋求那屬天的智慧去成就這件美事。「你們中間凡心裏有智慧的都要來做耶和華一切所吩咐的。」(出35:10)正如神在出埃及記中,將會幕的建造方案詳細地告訴了摩西和以色列百姓。神又親自揀選了比撒列和亞何利亞伯,「使他們的心滿有智慧,能做各樣的工」。(出35:35)

地上的智慧與天上的智慧是相衝突的。(雅3:13-15)當我們宣告要彰顯屬天的美麗時,我們應該回到美麗的創造者——偉大的神那裡去探究美麗的真相。當我們得以窺見那天上的美麗異象,或者只消一眼,便能知道地上的智慧和美麗是何等不值一提,使我們能進入去世界化的過程,放棄跟隨地上的美麗標準,甚至是世界的技巧和知識,尋求下載天上而來的啟示。「人不可自欺。你們中間若有人在這世界自以為有智慧,倒不如變作愚拙,好成為有智慧的。」(林前3:18)

香港,既保留了中國的傳統美學,又吸收了西方藝術的精髓,中西文化的匯流和融合誕生出獨有的文化。作為這城的天國子民,我們應該努力向神尋求祂眼中的美麗香港,以音樂、文字、電影和畫作等各種藝術為載體,使這顆東方明珠在地上能彰顯出如同在天的獨特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