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博志牧师(Bob Birch),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贝牧师。在60-70年代,作为温哥华圣玛格丽特教堂(听上去就是一个很“正规”的教会)的牧师,贝牧师是一个内向甚至害羞的人,但他服事的对象却是嬉皮士!可想而知,当这些新信主的另类年轻人涌入他的教会,会是怎样的挑战!为了这些年轻人能在神的家中感到被接纳,贝牧师脱下了他的牧师袍,放下祷告书,离开讲台,成为无数年轻人的属灵父亲和导师。他十分爱这些年轻人,花很多时间陪伴和训练他们。许多当年的年轻人仍然怀念那些美好的日子。人们对贝牧师的怀念,不只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师,更是一位热切寻求主的代祷者,一生忠于从上头来的异象。他经常劝诫教会,要寻求和听从主!

1991年,82岁的贝牧师领受以赛亚书62章6-7节守望者的呼召和托付,要寻到一群同心祷告守望加拿大的人。他顺服主,呼召一群年轻人起来祷告寻求神,创立了“万国守望者”(Watchmen for the Nations)。2007年12月4日,他被主接走,还差三周就是他的100岁生日。

贝牧师一生热切寻求主,每天日以继夜地聆听主的声音,并学习绝对的服从。对这位神的仆人来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2:7)这是他一生最重要的经文。他甚至盼望这句话可以刻在他的墓碑上。早年他在各处分享、教导并鼓励主的教会以这样寻求主的方式生活。贝牧师最深的代求,就是主耶稣在约翰福音17章的祷告,要在教会中看到他的身体与元首对齐,并完全合而为一。“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地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17:23)

加拿大的旅程从“祷告的使徒 ”贝牧师这个专心寻求主的种子开始。他50年如一日,每天凌晨2、3点起来祷告,直到清晨7、8点,一直聆听神,寻求神,连出差时也一样。戴冕恩(David Demian)牧师回忆说,有一次他和贝牧师一起外出,他睡前和贝牧师一起寻求神。贝牧师习惯拉一张椅子,伏在上面跪着祷告。祷告了一段时间,戴冕恩困了就去休息,半夜醒来看到贝牧师还在祷告,他就又睡着了,再醒过来看见他还在祷告,就劝他去休息。贝牧师说:“我还没有听到神的声音。”到了接近清晨,戴冕恩醒过来,看见贝牧师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去休息,表明他已经明白主的心意,听到主的声音。这件事给戴冕恩极深的印象。

借着与属灵父亲贝牧师亲密同行的这段宝贵旅程,天父把寻求主的DNA深植在戴冕恩的生命中。1998年,在温哥华城市附近的哈里森温泉酒店(Harrison Hor Springs)举行的领袖会议上,贝牧师将“万国守望者”的领导权交给了他的属灵儿子戴冕恩。主兴起赵仲权牧师与他同行,接棒并同跑这个寻求主的旅程。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