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喜訊會在1948年的春雨運動中,成為一個主要的復興中心,以致後來溫哥華成為回家旅程的起點和母腹。柯希能(N. Krushnisky)牧師的《聖靈全能的工作》(Almighty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中記載了當年神奇妙的作為:在一個聚會中,一個10歲的小男孩被聖靈充滿,竟然用他完全不懂的挪威話來讚美神。在另一次聚集中,一位弟兄被聖靈充滿,開始用希伯來文宣告,另一位弟兄翻了這方言:耶穌是彌賽亞!正好一位從以色列來的猶太人大受感動,當場接受耶穌作他的救主!

書中還記載了1950年初喜訊會的一次聚會,恰好是趙仲權出生的那年,當時有白人牧師受感向會眾用廣東話發預言。一位來參加聚會的中國紳士聽到,十分驚奇地問牧師何時學會講廣東話,牧師回答說他從未學過中文!那位中國人說牧師用廣東話發出預言:「神要用我們的教會來祝福中國人!」

二十多年後,又有一位「中國紳士」經歷了同樣的神蹟!1979年的一個主日,神帶領趙仲權第一次來到這個「復興的古井」——喜訊會,「恰好」趕上喜訊會的「中國週」(China Week)。

趙仲權參與了喜訊會主日開始前的禱告會,讓他十分驚訝的是,竟有兩三百人參加這個一小時的禱告會,用方言熱切地禱告!忽然有一位白人弟兄用廣東話說:「耶穌在這裏,不用怕!」他以為這人懂廣東話,後來才驚訝地發現,他完全不懂!

接着的主日聚會,讓趙仲權更加跌破眼鏡!當天牧師的信息關乎中國,他說:「神藉着中國的領袖已經把偶像都破除了,預備中國進入復興!」這是主曾經啟示趙仲權的,原來主也向白人釋放了同樣的啟示。他感動流淚。

趙仲權開始參加喜訊會的聚會,每主日早上在喜訊會聚會,下午去宣道會聚會,晚上再回喜訊會參加聖經學校。那時他十分渴慕認識聖靈,甚至連姊妹的聚會,都坐在最後一排偷偷地旁聽!他這樣堅持了好幾年,漸漸感到不能再這樣兩邊跑了,他尋求主,等候主給清楚的印證。在那年的父親節,主藉着約翰福音12章26節對他說,要跟隨祂的腳步前行。主說話了,趙仲權就從宣道會出來,完全投身於喜訊會,進入新的季節。

沒多久,趙仲權和好朋友一起去釣魚時,神突然對他說:「趁著白日要做工。」主指示他要開始建立喜訊會的中文聚會,就是錫安教會的前身。他就開始尋求主,「主,新建立的教會叫什麼名字?」主說:「錫安教會。」趙仲權向主求印證:「我今天的讀經需要讀到三次『錫安』這個詞,就知道這是神的意思。」果然,那天他讀經,有三次讀到了錫安。其中最有意思的是詩篇51篇18節:「求你隨你的美意善待錫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牆。」而「美意」就是他女兒的名字。

從幾位弟兄姊妹一起在家中查經開始,錫安教會於1982年11月成立。從廣東話的家人開始,後來有説英文的弟兄姊妹加入,漸漸地講國語的人愈來愈多,從此錫安變成中英雙語教會,直到今日。幾年來,錫安教會每天早上六到七點都有早禱會。喜訊會上午的聚會常有各地神重用的僕人來分享,近水樓臺先得月,在下午聚會的錫安教會就邀請這些外來講員來分享,他們不知不覺為這個新生的華人教會注入了國度的眼光和胸懷,這份寶貴的國度基因就這樣傳承下來了。


始於1995年萬國守望者團隊於加拿大的聚集,後因華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華人回家聚集,從此回家聚集成為了一個席捲全球的信徒運動,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專欄節錄自同名書籍《回家的旅程》,透過作者曉林的親身經歷,向讀者展示這個旅程中的幕後故事及神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