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喜讯会在1948年的春雨运动中,成为一个主要的复兴中心,以致后来温哥华成为回家旅程的起点和母腹。柯希能(N. Krushnisky)牧师的《圣灵全能的工作》(Almighty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中记载了当年神奇妙的作为:在一个聚会中,一个10岁的小男孩被圣灵充满,竟然用他完全不懂的挪威话来赞美神。在另一次聚集中,一位弟兄被圣灵充满,开始用希伯来文宣告,另一位弟兄翻了这方言:耶稣是弥赛亚!正好一位从以色列来的犹太人大受感动,当场接受耶稣作他的救主!

书中还记载了1950年初喜讯会的一次聚会,恰好是赵仲权出生的那年,当时有白人牧师受感向会众用广东话发预言。一位来参加聚会的中国绅士听到,十分惊奇地问牧师何时学会讲广东话,牧师回答说他从未学过中文!那位中国人说牧师用广东话发出预言:“神要用我们的教会来祝福中国人!”

二十多年后,又有一位“中国绅士”经历了同样的神蹟!1979年的一个主日,神带领赵仲权第一次来到这个“复兴的古井”——喜讯会,“恰好”赶上喜讯会的“中国周”(China Week)。

赵仲权参与了喜讯会主日开始前的祷告会,让他十分惊讶的是,竟有两三百人参加这个一小时的祷告会,用方言热切地祷告!忽然有一位白人弟兄用广东话说:“耶稣在这里,不用怕!”他以为这人懂广东话,后来才惊讶地发现,他完全不懂!

接着的主日聚会,让赵仲权更加跌破眼镜!当天牧师的信息关乎中国,他说:“神借着中国的领袖已经把偶像都破除了,预备中国进入复兴!”这是主曾经启示赵仲权的,原来主也向白人释放了同样的启示。他感动流泪。

赵仲权开始参加喜讯会的聚会,每主日早上在喜讯会聚会,下午去宣道会聚会,晚上再回喜讯会参加圣经学校。那时他十分渴慕认识圣灵,甚至连姊妹的聚会,都坐在最后一排偷偷地旁听!他这样坚持了好几年,渐渐感到不能再这样两边跑了,他寻求主,等候主给清楚的印证。在那年的父亲节,主借着约翰福音12章26节对他说,要跟随祂的脚步前行。主说话了,赵仲权就从宣道会出来,完全投身于喜讯会,进入新的季节。

没多久,赵仲权和好朋友一起去钓鱼时,神突然对他说:“趁着白日要做工。”主指示他要开始建立喜讯会的中文聚会,就是锡安教会的前身。他就开始寻求主,“主,新建立的教会叫什么名字?”主说:“锡安教会。”赵仲权向主求印证:“我今天的读经需要读到三次‘锡安’这个词,就知道这是神的意思。”果然,那天他读经,有三次读到了锡安。其中最有意思的是诗篇51篇18节:“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而“美意”就是他女儿的名字。

从几位弟兄姊妹一起在家中查经开始,锡安教会于1982年11月成立。从广东话的家人开始,后来有说英文的弟兄姊妹加入,渐渐地讲国语的人愈来愈多,从此锡安变成中英双语教会,直到今日。几年来,锡安教会每天早上六到七点都有早祷会。喜讯会上午的聚会常有各地神重用的仆人来分享,近水楼台先得月,在下午聚会的锡安教会就邀请这些外来讲员来分享,他们不知不觉为这个新生的华人教会注入了国度的眼光和胸怀,这份宝贵的国度基因就这样传承下来了。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