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对相信神现今仍施行神蹟,祂一发令,我马上全然得医治;即或不然,我也相信神能透过医生的手来医治我!但相信神蹟医治,相比相信神藉做手术的医治,哪一种信心更大?在我心中,当然是相信神蹟医治的信心更大!但这次信心的考验与经历所带出的功课,让我对何谓真信心,有一个崭新的认识。

当家人们知道我要面对整个膀胱切除的大手术,都心疼我,关心我,更为我发起大大小小的祷告会,灵里也有很多不同的领受。我真的深深被感动,深觉被爱网与祷告重重包围,非常给力,从心里一沉变成充满从上头而来出人意外的平安!经历多次癌病与手术,感恩每次家人们都会为我逼切祷告,我非常宝贵每位家人为我祷告的领受。当面对不同领受带来抉择上的困惑时,我向天父求,关乎我生命及生死的事,求父亲自向我说话,好使客观的事实与我主观的领受相互印证,让我能更贴近父神的心意,按父的旨意而行,这是我的祈求,也是我的心愿。

不久前的某天早上,当我祈祷的时候,突然心中响起一句话:我要铲除病灶,连根拔除!我心中回应:“那太好了!求天父施行神蹟,将膀胱里面所有的癌细胞完全铲除,片甲不留。”但我仿佛听到圣灵说:“若我要移除你整个膀胱,以铲除整个病灶,你愿意吗?你能相信我吗?”我愕然了。这当然不是我祈祷的方向,更不是我的意愿,于是圣灵让我想起经上记着说:“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来丢掉,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太5:29 )哗!这问题太震撼了,圣灵反问我,神蹟医治和切除膀胱,那一个抉择要求更大的信心?我无言了!从前读到这段经文,我曾问天父,真的要这么认真吗?若然,教会可能充满残疾人了,万万没有想到,今天这抉择临到我,我真心向天父说:“若这是你的美意,求你赐我力量及无伪的信心,从容面对!”

圣灵再提醒我,神吩咐扫罗要将亚玛力人灭绝净尽,扫罗及百姓因心有不舍,竟违神命,没有将亚玛力人灭绝净尽。可悲的是,扫罗自作聪明而违反神命,结果因姑息养奸,至终竟死在一个亚玛力少年人的手中,真是情何以堪!这惨痛的教训,代价又岂是我们能承担?我仿佛听见圣灵说,铲除病灶,连根拔除,这次是从你的身体开始,下一波却会是从我自己的身体(教会)开始!我激动地说,主阿!愿你最美好的旨意成就!

我明白及相信天父给我的提醒,于是我昂首向撒但宣告:2004年你已经夺走我一个肾,如今再夺走我的膀胱,这些都可以失去,但却无人能夺走我爱天父的心。只要天父留着我的命,手术后我必一如既往,竭尽所能,鞠躬尽瘁,去完成天父给我的托付及使命,至终得着天父为我存留,那天国永恒的奖赏。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