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絕對相信神現今仍施行神蹟,祂一發令,我馬上全然得醫治;即或不然,我也相信神能透過醫生的手來醫治我!但相信神蹟醫治,相比相信神藉做手術的醫治,哪一種信心更大?在我心中,當然是相信神蹟醫治的信心更大!但這次信心的考驗與經歷所帶出的功課,讓我對何謂真信心,有一個嶄新的認識。

當家人們知道我要面對整個膀胱切除的大手術,都心疼我,關心我,更為我發起大大小小的禱告會,靈裡也有很多不同的領受。我真的深深被感動,深覺被愛網與禱告重重包圍,非常給力,從心裡一沉變成充滿從上頭而來出人意外的平安!經歷多次癌病與手術,感恩每次家人們都會為我逼切禱告,我非常寶貴每位家人為我禱告的領受。當面對不同領受帶來抉擇上的困惑時,我向天父求,關乎我生命及生死的事,求父親自向我說話,好使客觀的事實與我主觀的領受相互印證,讓我能更貼近父神的心意,按父的旨意而行,這是我的祈求,也是我的心願。

不久前的某天早上,當我祈禱的時候,突然心中響起一句話:我要鏟除病灶,連根拔除!我心中回應:「那太好了!求天父施行神蹟,將膀胱裡面所有的癌細胞完全剷除,片甲不留。」但我彷彿聽到聖靈說:「若我要移除你整個膀胱,以剷除整個病灶,你願意嗎?你能相信我嗎?」我愕然了。這當然不是我祈禱的方向,更不是我的意願,於是聖靈讓我想起經上記着說:「若是你的右眼叫你跌倒,就剜出來丟掉,寧可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不叫全身丟在地獄裡。」(太5:29 )嘩!這問題太震撼了,聖靈反問我,神蹟醫治和切除膀胱,那一個抉擇要求更大的信心?我無言了!從前讀到這段經文,我曾問天父,真的要這麼認真嗎?若然,教會可能充滿殘疾人了,萬萬沒有想到,今天這抉擇臨到我,我真心向天父說:「若這是你的美意,求你賜我力量及無偽的信心,從容面對!」

聖靈再提醒我,神吩咐掃羅要將亞瑪力人滅絕淨盡,掃羅及百姓因心有不捨,竟違神命,沒有將亞瑪力人滅絕淨盡。可悲的是,掃羅自作聰明而違反神命,結果因姑息養奸,至終竟死在一個亞瑪力少年人的手中,真是情何以堪!這慘痛的教訓,代價又豈是我們能承擔?我彷彿聽見聖靈說,鏟除病灶,連根拔除,這次是從你的身體開始,下一波卻會是從我自己的身體(教會)開始!我激動地說,主阿!願你最美好的旨意成就!

我明白及相信天父給我的提醒,於是我昂首向撒但宣告:2004年你已經奪走我一個腎,如今再奪走我的膀胱,這些都可以失去,但卻無人能奪走我愛天父的心。只要天父留着我的命,手術後我必一如既往,竭盡所能,鞠躬盡瘁,去完成天父給我的託付及使命,至終得着天父為我存留,那天國永恆的獎賞。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