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近期訪問一名成功帶領教會轉型的牧師(詳見今期頭版新聞),他的其中一點分享令我印象尤為深刻。在他接受門訓,到門訓下一代,再到下一代去門訓別人的四代門訓過程中,都提及了被「鬧」(管教)的經驗。被「鬧」而不走,反而關係更密切,在這個世代的香港教會中,可謂稀罕的現象。

現今華人教養孩子的方式已與過去大不相同,體罰和責罵等已鮮有發生。相反,過分溺愛,予取予求,全家以孩子為中心的現象反而非常普遍。即使在學校中,老師也不敢太多管教學生,恐怕惹來家長的不滿。

這個現象也在教會中蔓延,教會對信徒的要求和期望過低,例如週日崇拜時間越來越短,有些美國教會甚至因為孩子喜歡去party,而不在晚上辦聚會,但求令會眾感覺良好,期望藉此「鼓勵」他們繼續留在教會。然而近期有美國牧者在一個網上論壇中指出,年輕一代並不像過往的世代般不冷不熱,他們要麼熱,要麼冷,並且覺得有立場是一件很酷的事,不喜歡做中間派。青少年渴望認識絕對真理、得到上一代的引導,以及擁有屬於他們的群體。當教會和家庭未能給予他們這方面的滿足,他們就會轉向世界,尋求模仿和跟隨的對象。

中國古籍有云:訓罰,乃訓責懲處。「管教」與「門徒」在英文中的字根相同。門徒訓練,不是「升呢」(level)課程,懂了知識就能活出所學,而是一種生命的引導和同行,跟隨和順服。正如耶穌在3年半的傳道生涯中,與12個門徒共同生活,教導他們。當他們違反真理時,甚至會嚴厲責備他們(太16:23),同時亦透過自己的言行成為他們學習的榜樣。這正是門訓的核心,適度的讚美,合宜的管教,最高的目的為要成就神在門徒身上的旨意。拿走世界所灌輸的過度包容,過分鼓勵的文化,在愛的基礎上,以真理和恩典引導下一代,真實的同行,生命的督責教導是現今教會要興起和恢復的門訓文化。

同時,門訓也不只是教會的專利,在家庭中,父母亦可對孩子進行門訓,因為父母有直接從神而來的管教權柄。孩子最直接和最好的門訓導師,就是他們的父母。將孩子看作是我們最「埋身」的門徒,能幫助我們更多從神的眼光去教養我們的孩子,並能有目的和系統地引導他們走向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