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近期访问一名成功带领教会转型的牧师(详见今期头版新闻),他的其中一点分享令我印象尤为深刻。在他接受门训,到门训下一代,再到下一代去门训别人的四代门训过程中,都提及了被“闹”(管教)的经验。被“闹”而不走,反而关系更密切,在这个世代的香港教会中,可谓稀罕的现象。

现今华人教养孩子的方式已与过去大不相同,体罚和责骂等已鲜有发生。相反,过分溺爱,予取予求,全家以孩子为中心的现象反而非常普遍。即使在学校中,老师也不敢太多管教学生,恐怕惹来家长的不满。

这个现象也在教会中蔓延,教会对信徒的要求和期望过低,例如周日崇拜时间越来越短,有些美国教会甚至因为孩子喜欢去party,而不在晚上办聚会,但求令会众感觉良好,期望借此“鼓励”他们继续留在教会。然而近期有美国牧者在一个网上论坛中指出,年轻一代并不像过往的世代般不冷不热,他们要么热,要么冷,并且觉得有立场是一件很酷的事,不喜欢做中间派。青少年渴望认识绝对真理、得到上一代的引导,以及拥有属于他们的群体。当教会和家庭未能给予他们这方面的满足,他们就会转向世界,寻求模仿和跟随的对象。

中国古籍有云:训罚,乃训责惩处。“管教”与“门徒”在英文中的字根相同。门徒训练,不是“升呢”(level)课程,懂了知识就能活出所学,而是一种生命的引导和同行,跟随和顺服。正如耶稣在3年半的传道生涯中,与12个门徒共同生活,教导他们。当他们违反真理时,甚至会严厉责备他们(太16:23),同时亦透过自己的言行成为他们学习的榜样。这正是门训的核心,适度的赞美,合宜的管教,最高的目的为要成就神在门徒身上的旨意。拿走世界所灌输的过度包容,过分鼓励的文化,在爱的基础上,以真理和恩典引导下一代,真实的同行,生命的督责教导是现今教会要兴起和恢复的门训文化。

同时,门训也不只是教会的专利,在家庭中,父母亦可对孩子进行门训,因为父母有直接从神而来的管教权柄。孩子最直接和最好的门训导师,就是他们的父母。将孩子看作是我们最“埋身”的门徒,能帮助我们更多从神的眼光去教养我们的孩子,并能有目的和系统地引导他们走向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