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劳,自古被誉为华夏子孙的传统美德。然而近年社会文化却是不断合理化懒惰的好处,只要上网搜寻“懒惰”二字,首先出现眼前的都是为懒惰护航的文章,“懒者生存”、“懒惰是长命的关键”、“懒惰基因”、“省力法则”等等的结论层出不穷。

在后现代文化的影响下,懒惰是对或错的界限已渐渐模糊,因为人现在不断高举自我,否定真理的存在和有价值的传统。勤奋的人,努力工作,取得很大的成就,能得到别人的赞赏;然而懒惰的人,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享受的生活,似乎也能得到他人的理解甚至羡慕。勤奋或懒惰不再是界定人生充实与否的准则,其背后的核心思想无疑是表达:“我自己的人生,我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懒惰既存在于我们日常的生活,然而还有一种懒惰,叫作属灵的懒惰,对我们生命的威胁比肉体的懒惰更为危险。属灵懒惰的人,表面可能看不出来,他或许整天忙得团团转,时间都是不够用的,甚至在教会有很多的事奉。然而每当真正安静下来时,却不知为何而忙碌。属灵懒惰的核心问题是,我是否走在神的旨意中?

我们的神是看内心的,祂看重的不是我们的手作多作少,祂厌恶属灵的懒惰。属灵懒惰的人不愿顺服神,不愿为神所设定的目标而努力,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们以各种方式逃避面对神,可能是什么都不愿做,可能把自己搞得很忙,可能沉溺在伤痛中不愿康复,他们体贴自己的需要多于体贴神的需要。正如保罗所说,“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7)

当人与神面对面,他们就是真实的面对自己,并要作出选择:究竟是抓住自己看重的,还是放弃自己想要的,去追寻神想要的,并且愿意成就神的心意而付代价跟随。属灵懒惰的人逃避去作出选择,是自我为中心彰显出来的灵里的恶习。

当我们定意选择顺服圣灵的带领时,耶稣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只有圣灵的律能救我们脱离肉体的律,挣脱自我中心的捆绑,从里面带领我们离开懒惰的光景,不单是属灵的懒惰,连外在的懒惰也能除去,并且以能殷勤度日,为主付出而欣喜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