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今次身体上的软弱,我发觉与之前所经历的癌症复发真有点不一样,虽未至于恐惧,但总有不安。事实上,手术后我康复神速,第二天已经出院,第三天已经行走如常。但万万没有想到,一星期后收到的病理报告,竟发现癌细胞影响到其他地方,由于落差太大,于是我心里一沉!原来我还未预备好去迎接未如所愿,突如其来的转变,信心也会因此而起起落落。而且我也惧怕自己成为一个需要别人去照顾的病人,因为我深知我还有未完的托付和任务。一个软弱的身体,将会对我未来的事奉带来极大的拉扯。

无疑我的信心此刻被撼动了,原来神要借此让我看清自己真正的属灵本相,使我不活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假象里,反而要真真实实去面对内心的不安,安安静静地来到父神面前,诚诚实实地表白:“父啊!我信,但信不足,求主帮助!”

天父提醒我,圣经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对比。施洗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这就是我曾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约1:29-30)但当约翰下监以后,却打发人去问耶稣:那将要来的是你么?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路7:20)可见当疑惑进入人的心,无论从前如何充满信心,亲口宣讲的话都可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因约翰的疑惑,他的服事也正式画上句号,而耶稣的事奉却正式开始。约翰下监以后,耶稣来到加利利,宣讲神国的福音。西门和安得烈在海里撒网;他们本是打鱼的。耶稣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他们就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他。(可1:14-18)当约翰因下监而生疑惑的同时,彼得与安得烈却以非理性及超自然的信心,撇下一切去跟从耶稣。但是到耶稣被卖之后,连彼得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在鸡叫以先,会三次不认主。(路22:33-34)

天父提醒我,人贵乎自知,不要无知,也不要自欺。天父比我们更清楚知道我们的软弱,只是我们无知而已!我向父神悔改,我宁可真实地去面对自己的软弱,而不活在口号式的自信及自欺里面,因口号在末世一点都不能拯救我们。这让我更深的明白,父神你信任我,才会将试炼加在我身上。我向天父说:“你可以试炼我,我却要坚定地相信你,因为我岂敢去试探你!”

末世的患难逼迫,尤如一面照妖镜,必会照出各人的真情,无人能够逃避。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但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向万民作“见证”,末期才会来到(太24:14)。唯有在火的试炼中,以信心活出的见证,才是有血有肉,别人能听见、看见、和触摸的活见证,也唯有这样的生命见证,才能颠覆这个弯曲悖谬的世界。

文@何宝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