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仲权牧师,来自香港的加拿大华人牧者,亦是回家聚集背后的推动领袖之一,这位被称为“多国之父”的众人属灵父亲,竟然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

“天父爸爸,我感谢祢!天父爸爸,袮在想什么?”有一次我参与牧者退修会,有天早上听到窗外有人说话。我起来一看,原来是赵仲权牧师从窗前经过,他口中不断地和天父说话。后来才知道这是他从小在孤儿院养成的习惯。

赵仲权牧师的父亲赵韶光长老是一位爱主的商人,当神呼召他到孤儿院当院长,他就放下个人事业,服事孤儿院长达21年之久。赵仲权是家中的么儿,他和5个哥哥1个姊姊从小住在孤儿院,和孤儿们一起长大,父母不仅要照顾自己的7个孩子,还要照顾大约500个孤儿。赵仲权牧师开玩笑说,爸妈太忙了,作为亲生儿子的他,倒成了孤儿,不知是否因为天父命定他要成为多人的父,容让他从小就体会孤独和被离弃的孤儿感受?

无论如何,天父借着这样的环境,让赵仲权牧师紧紧抓住祂,学习与神面对面。直到如今,他已习惯不自觉地与天父说话。因为父母都十分爱主,热心事奉,他从小就十分敬畏神。十几岁的时候已是青年团契的领袖,十分渴慕,常常和几位爱主的伙伴一起寻求主。

1972年炎夏的一天,赵仲权牧师顶着大太阳去钓鱼,腿部被烈日灼伤。几天后,教会举行“差传年会”,神差遣一位仆人传讲中国人的命定就是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原来只知道中国有逼迫,而今听到中国被神拣选在末世要接棒跑最后一程!赵仲权牧师的心深受感动。当晚回家后,几天前钓鱼晒伤的大腿开始脱皮,他不经意地搔痒,不料抓了一片皮下来。他一看吓了一跳,正是一张中国地图!主对他说:“中国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是你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印证了那天的信息给他的感动,主把对中国的负担给了他!他就一直想去中国,但是主还没有为他开门。

到了1974年,主甚至吩咐他要离开香港去加拿大。二十几岁的他正想为中国大发热心,不解地问主:“袮呼召我服事中国,为什么要离开香港呢?”主给他两段经文:创世记12章1-4节和申命记32章10-12节。主对他说:“你要像亚伯拉罕一样,让我带你去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我会看顾你,保护你,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我要亲自引导你前面的道路。”主没有给他更详尽的指示,他敬畏神,照着主的吩咐,跨出信心的第一步。1975年5月1日,怀揣著对中国的托付和爱,他离开香港,顺服主的带领来到温哥华。

来到温哥华后,赵仲权牧师先在一间宣道会教会聚会。后来主带领他和另外三位领袖一起建立新的分堂。他读到一本属灵书籍《早晨九点钟》,很受激励,就想去西雅图拜访这本书的作者。有人告诉他,其实在温哥华就有一间很火热的教会,叫喜讯会(Glad Tidings Temple)。

他以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神给他中国的负担,却带领他来到加拿大。当他进入喜讯会的第一天,就明白了天父的用心良苦。神带领他来到海外,来到加拿大,是让他找到了进入命定的钥匙,也为日后开始回家的旅程,奠定完备强壮的圣经根基。


始于1995年万国守望者团队于加拿大的聚集,后因华人信徒的加入,促成了2010年香港全球华人回家聚集,从此回家聚集成为了一个席卷全球的信徒运动,为了聚集同心合意的信徒走上回到天父家的旅程。本专栏节录自同名书籍《回家的旅程》,透过作者晓林的亲身经历,向读者展示这个旅程中的幕后故事及神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