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發職場事工於2020年12月12日在網上舉辦了「From Spark to Flame」職場特會,邀請了美國華裔牧者陳恩藩牧師(Francis Chan)分享主題信息,以及啟發教練Dilys Chau以初代教會模式鼓勵職場信徒傳揚福音。最後在工作坊中,Flow Church潘傳道分享了教會得着職場年青人的策略。

合一中彼此相愛

陳恩藩牧師

陳恩藩牧師以腓立比書1章27-28節鼓勵與會者,神應許我們,當我們合一並且剛強地外出傳福音,我們會成為不信的世界的一個記號。同時,仇敵不會放過我們,所以要留心和警醒仇敵的計謀,快快地脫去任何的苦毒,並且追求愛。陳指出,他不相信分裂是由神學立場所引起的,問題的核心在於我們不是真正的愛對方。

陳又分享,昨晚他為了27年前所作的一個決定在神面前悔改。當時他所在的教會出現分裂,人們爭吵,分黨分派,甚至離開教會。「那時候我對於所發生的事情感到很困擾,我決定離開並且建立自己的教會。這個決定很容易做,因為我並不是真的愛教會,我並不是真的愛人,他們只是一群我傳講信息的聽眾,所以我便尋找另一群人去傳講信息。」當人之間沒有愛,分開就變得很容易,但如果我們相愛,分開讓我們失去一切,因為愛能讓我們捨棄生命,捨棄所有事物。

然而耶穌已經向我們指明出路,他說,當你們彼此相愛,人就會看見;當你們同歸於一,他們就知道我是唯一的彌賽亞。當我們追求這目標時,就有一股力量隨我們的合一而來。

照明我們的心眼

陳又分享保羅在以弗所書1章15-21節中,求神賜以弗所教會智慧和啟示的靈,並照明他們的心眼。這不只是讓腦袋吸收信息,而是我們的心像是突然亮起燈,然後看得見神恩召裡的指望。然後我們會發現,過去很多所謂有價值的事都是沒有意義的,不明白以前為何這麼看重自己的房屋、工作、戶口的錢和社會地位。

有些人一直活得很淒慘,問題的癥結並非如他們所想,而是他們的心眼需要被光照,不然他們的一生只會不斷重複那些痛苦的處境。保羅又接着禱告,祂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這裏不是指你的基業,是祂的基業,那基業就是你,就是我。我們需要一個奇蹟,才能相信神很想擁有我們。這信只能從聖靈而來,祂將信心賜給那些從未被接納的人。當我們看着自己時,很容易覺得自己弱小,與比自己優秀的人作比較,然後感到自卑。聖靈說,不要與人比較,不要只看着自己,要看神的話語,它告訴我們有股浩大的能力向我們顯明。這是一個神蹟,這向我們顯明的能力能令死人復活,並高舉神,高於一切權柄,而神說要向我們施展這樣的大能。

最後陳向會眾呼籲:「我為你們禱告,不要讓任何事令你們分心和撕裂,這是我們的呼召,這是個美好的時刻,世界從未如此瘋狂,同時從未如此準備好去接受福音,特別在香港,若我們合一地面對,我相信就能向世界作美好的見證。」

職場中的天天模式

資深啟發教練Dilys Chau

資深啟發教練Dilys Chau指出,疫情顛覆了我們如何傳福音和建立教會的思維,以及做事方法,但職場的機遇是史無前例的。使徒行傳2章46-47節提到一種「天天模式」:初代信徒天天聚集,天天祈禱,天天經歷神蹟,神就天天將得救的人加給他們。

今日我們在職場也可以實踐這個模式,因為職場是一個「247」的地方,我們可以天天邀請未信者一起聚集,也可以在每天的工作中實踐信仰。初代教會信徒用3個世紀將福音傳遍歐洲和小亞細亞,今日我們同樣也可以有這個爆炸性,就好像是耶穌這位大策略家將我們放在職場中,讓我們滲透其中,去改變他們。

神往往用世人看來最愚拙的方法,來彰顯祂的智慧。當我們現在不能出席教會的聚會,是否覺得神在挑戰我們去想什麼是教會?今天我們是否也面對初代教會那種被逼迫四散的情景?神的心意是為了分散而聚集,兩樣都是有目的的。今日我們是否因為不能回教會聚集,而不知道分散時要做什麼?Dilys鼓勵大家去實踐初代教會的理想,而職場正是末後大收割最重要的環節。

O2O接觸年青人

Flow Church牧養統籌潘傳道

在工作坊「如何得着職場年青一代」中,Flow Church牧養統籌潘傳道分享他們教會在接觸年青人所用的「O2O」(Online To Offline)模式。「O2O」的概念是很普遍的市場推廣手法,例如線上(online)購物,線下(offline)送貨。網上有一群弟兄姊妹,離開了實體教會,沒有參與聚集崇拜,但會在網上收看不同的講道,偶然參加一些聚會,在不同基督教網站留言等。「我們希望在網上認識他們,與他們互動建立關係,然後鼓勵他們出席實體聚會,我們就能面對面認識他們。慢慢地,有些人從線上聚會(online)變成線下聚會(offline)。由於我們沒有固定堂址,星期一至五我們又是在網上見面,所以『O2O』的概念一直在我們教會運作。」

關於上一代與年青人的關係,潘認為,上一代的表達方法比較有規範性,例如習慣一步步地做,或者注重上呈下達的階級流程等;新生代很着重經驗學習,情感表達和理據分析。這3個方面的特性對於教會兩代之間溝通,製造了一定的困難。華人社會及教會都不是很喜歡討論,在討論過程中上一代容易以自己的身分和經驗向下一代施壓,例如「這些我試過」,「你年輕不知道」等。兩代之間沒有聆聽,以及按需要的回應,討論就容易變成爭拗。

(記者莫嵐、鍾浩然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