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第四波疫情爆發,全港幼稚園及中小學自122日起再次停止面授課堂。對於學生在家上堂的日子,尤其是有學習障礙的學生,父母及學校應該如何教導及幫助他們繼續學習?努力試課程訓練中心總幹事李華坤及播道書院盧偉成校長,分別從課程訓練及家長經驗等方面分享,父母與有學習障礙的孩子在成長路上同行的關鍵。

疫情中的雙重壓力

李華坤

努力試課程訓練中心總幹事李華坤分享,疫情期間,小朋友被困在家中,令他們日常生活作息完全被打亂,特別是自閉症的孩子,這樣的轉變會挑動他們,令他們感到煩躁不安。另一方面,父母有時在家工作,孩子沒有了學校生活,這個困難加在父母身上,成為他們雙重的壓力。

那麼,孩子整天在家對着父母,不是有很多親子時間嗎?李指出,訓練孩子需要備課,尤其是有學習障礙的孩子,父母需要根據孩子的學習進度,量身制定訓練計劃和教材,因此更需要心思和心力。在這個困難時期,「努力試」將為部分短期課程的教材製作指引,教具,以及教學短片等,整合成訓練的資料包,寄給有需要的家庭,希望藉此讓他們在疫情中也能得到一些支援和幫助。

連結天父 親子同行

對於如何在家訓練孩子,李從以下三個方面向家長提供實際建議:一是重視親子親職。香港父母很習慣去賺錢,然後花費巨資聘請專家訓練孩子,這種做法對孩子的成長,以及整個家庭的維繫產生一定困難。然而當我們關心孩子,願意花時間在親子關係中,雖然未必有整全的計劃,但總能在孩子身上找到可愛的地方,去擁抱他們;總能想到一些方法去幫助他們。

二是同心同行。單打獨鬥很容易氣餒,沒有同路人的聆聽和扶持,這條路是很難走下去的。「努力試」除了將方法教給家長,也致力建立與家長同行的網絡平台,讓家長們彼此聯繫,分享經驗,關顧同行。最怕的是,很多自閉症孩子的父母因為羞恥,不願告訴別人自己孩子的問題,把孩子藏在家中,又無法訓練他們,問題就會越發越大。

三是與天父接連。即使有同路人互相扶持,家長也會有低谷和辛苦的時候,我們鼓勵家長與天父對話,將自己真實的情緒、感受和困難向天父傾訴。不少家長反應,當他們這樣祈禱,又好像能重拾力量,繼續往前走。

還給孩子時間

資深家長義工馮太分享,過往不少家長很想自己教孩子,但孩子要上學,參加很多治療課程和課外活動等,如同一個「勞動者」,有工作的人一樣,從早忙到晚。當現在孩子的全部活動都停止,父母就發現原來孩子要有時間,自己才可以教他。不少家長反映,掌握方法後,在疫情中,他們能教導孩子,令孩子有很大進步,親子的關係也變好了。

讀寫障礙也是祝福

盧偉成校長除了是教育工作者,本身也是學習障礙孩子的家長:他有一位患有嚴重讀寫障礙的女兒。他談及,近年香港的教育越來越發達,多了些教育心理學家去為孩子做各種測試,診斷他們是否資優或者有讀寫障礙。香港一般的家長都很愛惜兒女,當他們的兒女被檢測到有讀寫障礙,他們會極力去為孩子爭取各樣治療方法。這些是比較反應式的解決問題方法。只要外面的環境改變,我的孩子就會改變。「沒錯的,這些都需要做,但是我的經驗告訴我,最重要的是,孩子們信不信自己。其實每個人在人生中都會遇到不同的障礙。障礙,我們可能覺得是負面的,但某程度它也是一個祝福。」

關於老師或家長如何幫助有讀寫障礙的孩子,盧就以自己的親身經驗作出分享:第一,你如何看自己的孩子,因為神造每一個人都有他的恩賜,而我們要用對的方法引導他們去發揮。例如當學生對他説,「我覺得自己很蠢」。他就會這樣回答他:「幸好你認識我,我會向你證明,其實你很聰明。」我們的焦點放在哪裡,就很影響我們怎麼看每個學生。

第二,我們總能找到方法幫助孩子,更重要是提升他的自信。盧分享,他的女兒在成長過程中經歷了很多,也教會了他很多事情,結果最後她相信自己是可以的。「最初她不肯來我的學校讀書,她覺得自己會令爸爸沒面子。我說不會的,神把你創造成為我的女兒,我們一定可以一起面對的。」

結果女兒在中一時,真的是全校最後一名,但是她憑著努力一步步往上爬,後來直接考入大學,攻讀化學,現在更繼承父親衣缽,從事教育工作。當女兒站在台上與家長們分享時,她說,我感謝神,如果我重新能夠選擇,我仍然會選擇有讀寫障礙。因爲這障礙,神帶給我很多的祝福。「然後我也對家長說,如果我可以重新選擇,就算她有更嚴重的讀寫障礙,她還是我女兒。因為神實在透過她教會了我很多事情。」

轉化教學模式

盧偉成校長

盧分享,過去一年因為疫情的緣故,學校因時度勢需要轉變教學方法,開始使用很多網上學習的工具。例如,老師會鼓勵學生將他們感興趣的課題拍成短片,在網上與老師及同學分享。很多學生以前沒有機會發揮的能力,現在反而有機會讓他們自由發揮。盧又分享,他聽到不少過去成績有困難的孩子,透過網上教學而重複聽課,成績反而進步了。「疫情產生了很多機會,如果不是因為停課,我們的教學模式很難轉化。現在學校就好像學生中心一般,讓學生得到更多發揮空間。」

(記者莫嵐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