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第四波疫情爆发,全港幼稚园及中小学自122日起再次停止面授课堂。对于学生在家上堂的日子,尤其是有学习障碍的学生,父母及学校应该如何教导及帮助他们继续学习?努力试课程训练中心总干事李华坤及播道书院卢伟成校长,分别从课程训练及家长经验等方面分享,父母与有学习障碍的孩子在成长路上同行的关键。

疫情中的双重压力

李华坤

努力试课程训练中心总干事李华坤分享,疫情期间,小朋友被困在家中,令他们日常生活作息完全被打乱,特别是自闭症的孩子,这样的转变会挑动他们,令他们感到烦躁不安。另一方面,父母有时在家工作,孩子没有了学校生活,这个困难加在父母身上,成为他们双重的压力。

那么,孩子整天在家对着父母,不是有很多亲子时间吗?李指出,训练孩子需要备课,尤其是有学习障碍的孩子,父母需要根据孩子的学习进度,量身制定训练计划和教材,因此更需要心思和心力。在这个困难时期,“努力试”将为部分短期课程的教材制作指引,教具,以及教学短片等,整合成训练的资料包,寄给有需要的家庭,希望借此让他们在疫情中也能得到一些支援和帮助。

连结天父 亲子同行

对于如何在家训练孩子,李从以下三个方面向家长提供实际建议:一是重视亲子亲职。香港父母很习惯去赚钱,然后花费巨资聘请专家训练孩子,这种做法对孩子的成长,以及整个家庭的维系产生一定困难。然而当我们关心孩子,愿意花时间在亲子关系中,虽然未必有整全的计划,但总能在孩子身上找到可爱的地方,去拥抱他们;总能想到一些方法去帮助他们。

二是同心同行。单打独斗很容易气馁,没有同路人的聆听和扶持,这条路是很难走下去的。“努力试”除了将方法教给家长,也致力建立与家长同行的网络平台,让家长们彼此联系,分享经验,关顾同行。最怕的是,很多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因为羞耻,不愿告诉别人自己孩子的问题,把孩子藏在家中,又无法训练他们,问题就会越发越大。

三是与天父接连。即使有同路人互相扶持,家长也会有低谷和辛苦的时候,我们鼓励家长与天父对话,将自己真实的情绪、感受和困难向天父倾诉。不少家长反应,当他们这样祈祷,又好像能重拾力量,继续往前走。

还给孩子时间

资深家长义工冯太分享,过往不少家长很想自己教孩子,但孩子要上学,参加很多治疗课程和课外活动等,如同一个“劳动者”,有工作的人一样,从早忙到晚。当现在孩子的全部活动都停止,父母就发现原来孩子要有时间,自己才可以教他。不少家长反映,掌握方法后,在疫情中,他们能教导孩子,令孩子有很大进步,亲子的关系也变好了。

读写障碍也是祝福

卢伟成校长除了是教育工作者,本身也是学习障碍孩子的家长:他有一位患有严重读写障碍的女儿。他谈及,近年香港的教育越来越发达,多了些教育心理学家去为孩子做各种测试,诊断他们是否资优或者有读写障碍。香港一般的家长都很爱惜儿女,当他们的儿女被检测到有读写障碍,他们会极力去为孩子争取各样治疗方法。这些是比较反应式的解决问题方法。只要外面的环境改变,我的孩子就会改变。“没错的,这些都需要做,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最重要的是,孩子们信不信自己。其实每个人在人生中都会遇到不同的障碍。障碍,我们可能觉得是负面的,但某程度它也是一个祝福。”

关于老师或家长如何帮助有读写障碍的孩子,卢就以自己的亲身经验作出分享:第一,你如何看自己的孩子,因为神造每一个人都有他的恩赐,而我们要用对的方法引导他们去发挥。例如当学生对他说,“我觉得自己很蠢”。他就会这样回答他:“幸好你认识我,我会向你证明,其实你很聪明。”我们的焦点放在哪里,就很影响我们怎么看每个学生。

第二,我们总能找到方法帮助孩子,更重要是提升他的自信。卢分享,他的女儿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很多,也教会了他很多事情,结果最后她相信自己是可以的。“最初她不肯来我的学校读书,她觉得自己会令爸爸没面子。我说不会的,神把你创造成为我的女儿,我们一定可以一起面对的。”

结果女儿在中一时,真的是全校最后一名,但是她凭著努力一步步往上爬,后来直接考入大学,攻读化学,现在更继承父亲衣钵,从事教育工作。当女儿站在台上与家长们分享时,她说,我感谢神,如果我重新能够选择,我仍然会选择有读写障碍。因为这障碍,神带给我很多的祝福。“然后我也对家长说,如果我可以重新选择,就算她有更严重的读写障碍,她还是我女儿。因为神实在透过她教会了我很多事情。”

转化教学模式

卢伟成校长

卢分享,过去一年因为疫情的缘故,学校因时度势需要转变教学方法,开始使用很多网上学习的工具。例如,老师会鼓励学生将他们感兴趣的课题拍成短片,在网上与老师及同学分享。很多学生以前没有机会发挥的能力,现在反而有机会让他们自由发挥。卢又分享,他听到不少过去成绩有困难的孩子,透过网上教学而重复听课,成绩反而进步了。“疫情产生了很多机会,如果不是因为停课,我们的教学模式很难转化。现在学校就好像学生中心一般,让学生得到更多发挥空间。”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