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香港近期的政治新举动和法例颁布,香港再次掀起了移民的浪潮,不少教会都面对着领袖要移民离港的局面。无论去与留,我们都能感受到这是一个转变的时节。回想过去九七回归前,亦出现了大规模的移民潮,而当时的教会经历了一次大更新,不少机构和领袖亦在此过渡时刻冒起,领受新的异象,与香港对齐进入新的阶段。

在新旧交替的过渡阶段,我们需要拥抱迎向未知的决心和勇气,作出与过去不同的改变和调整,否则守旧不愿改变,最终也会面临失败的结局。当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地,本来走40天就能进入应许之地的路程,因着他们的顽梗和小信,结果在旷野中绕行了40年,以致一整代的以色列人,除了约书亚和迦勒,都未能过渡到应许之地。旷野就成为了他们的终点站,而不是过渡地带。

当然很多时候,当神的季节改变时,祂会为我们设立过渡的阶段,这是神的怜悯和恩典,让我们有缓冲时间和空间,得以调整自己,来迎接新季节的来到。因为神知道我们的软弱,当面临困难,宁愿停留在安舒区,而不愿放心信靠神的带领。关键是我们是否敏锐神的带领,神正将我们放在一个过渡的阶段,而不是终点站,为的是要走向新的领域。若是一个过渡阶段,那么一切的挑战和困难,终究会过去,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抓住时机,让自己乘着圣灵的风而上升。

神亦在不同季节转换的期间,兴起属灵的领袖,他们能嗅出季节转换的气味,分辨圣灵的风的走向,以致能够以属神的异象和目标为导向,带领其他人进入新的阶段。例如在第一圣殿被毁后与第二圣殿被建立之间,神兴起了3位领袖来带领以色列人成就被掳70年后重归耶路撒冷的应许。所罗巴伯带领百姓重建圣殿;以斯拉带领百姓重建祭坛;尼希米带领百姓重修城墙,从而使以色列迎来了一次的复兴时期,进入第二圣殿的新时期。

在现今的香港,疫情终究会过去,但我们身处的环境已经改变,对此,我们看清楚前进的方向了吗?我们的决定是在回应恐惧,还是奔向新季节的盼望?在再一次迎向新季节的当下,神定会为著未来祂手中计划而兴起新皮袋和新形态的事工,愿你我能兴起,成为迎接这个转化季节的领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