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香港近期的政治新舉動和法例頒佈,香港再次掀起了移民的浪潮,不少教會都面對著領袖要移民離港的局面。無論去與留,我們都能感受到這是一個轉變的時節。回想過去九七回歸前,亦出現了大規模的移民潮,而當時的教會經歷了一次大更新,不少機構和領袖亦在此過渡時刻冒起,領受新的異象,與香港對齊進入新的階段。

在新舊交替的過渡階段,我們需要擁抱迎向未知的決心和勇氣,作出與過去不同的改變和調整,否則守舊不願改變,最終也會面臨失敗的結局。當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地,本來走40天就能進入應許之地的路程,因著他們的頑梗和小信,結果在曠野中繞行了40年,以致一整代的以色列人,除了約書亞和迦勒,都未能過渡到應許之地。曠野就成為了他們的終點站,而不是過渡地帶。

當然很多時候,當神的季節改變時,祂會為我們設立過渡的階段,這是神的憐憫和恩典,讓我們有緩衝時間和空間,得以調整自己,來迎接新季節的來到。因為神知道我們的軟弱,當面臨困難,寧願停留在安舒區,而不願放心信靠神的帶領。關鍵是我們是否敏銳神的帶領,神正將我們放在一個過渡的階段,而不是終點站,為的是要走向新的領域。若是一個過渡階段,那麼一切的挑戰和困難,終究會過去,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抓住時機,讓自己乘著聖靈的風而上升。

神亦在不同季節轉換的期間,興起屬靈的領袖,他們能嗅出季節轉換的氣味,分辨聖靈的風的走向,以致能夠以屬神的異象和目標為導向,帶領其他人進入新的階段。例如在第一聖殿被毀後與第二聖殿被建立之間,神興起了3位領袖來帶領以色列人成就被擄70年後重歸耶路撒冷的應許。所羅巴伯帶領百姓重建聖殿;以斯拉帶領百姓重建祭壇;尼希米帶領百姓重修城牆,從而使以色列迎來了一次的復興時期,進入第二聖殿的新時期。

在現今的香港,疫情終究會過去,但我們身處的環境已經改變,對此,我們看清楚前進的方向了嗎?我們的決定是在回應恐懼,還是奔向新季節的盼望?在再一次迎向新季節的當下,神定會為著未來祂手中計劃而興起新皮袋和新形態的事工,願你我能興起,成為迎接這個轉化季節的領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