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一次,在我帶領尋求神的營會中,有一位義工分享,她知道要順服和倚靠神,但等候讓她感到不安 ,她總慣於行動,抓緊自己的生命「軚盤」,就感到較為安全。對於尋求神,她坦言說:「我又愛又恨!」

人的天性都喜歡靠自己,學習全然倚靠神是一件難事,做點事比等候容易得多。偏偏全球困景連連,複雜度超越我們的經驗和智慧,更甚成為新常態。好一個納米般微少的肺炎病毒,就將我們的自救習慣弱化。或許,這正是神用大聲公提醒我們,靠自己已是舊常態,等候神才是新常態。信心是信徒終生修讀的核心科,是從很多艱難和等候的功課交織下練成的。

多少時候,我們眼見處境不利,總慣於即時出手。即或等候神,只能等一會,感到神好像放了假,就自行啟動自救模式了。神的姍姍來遲,背後總是要試煉我們的信心,願意等侯的,就能親身經歷祂於沙漠開江河的神蹟。

大衛最懂得這個原則,他大半生都努力地等候神,即或面對生死,他都願意去等,不敢擅自主張和行動。在等候期間,即使面對迫在眉睫的戰爭,神不說話,他就不出手。他被掃羅追殺10年,即或神將掃羅交在他手中兩次,甚或應許他會接管以色列國,取代掃羅,但神沒有批准之時,他也不敢傷害掃羅。結果神多次為大衛爭戰,國民看得出大衛是被神揀選和恩膏的,到了時候,神就讓他登上王位。

為了讓我們學習等候,神往往興起環境和人事,都是超級的功課,讓我們感到無能為力。等候的期間,我們可以做什麼?大衛的方法是傾心吐意——表達思緒和感受,無論正面或負面,因為神喜悅和重視我們心靈誠實。我曾經聘用一名社工,她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容易讓人有壓迫和被操控的感覺。每當我嘗試介入,總遇上她強烈的反彈和防衛,反應非常情緒化,令我感到十分辛苦和受氣。我就尋求主,有一晚,我告訴主我受夠了,我強烈要求主當晚給我答案,不然我不睡覺。怎料主簡單地回覆了我一句話:「是你求的,你不是想學習愛嗎?」我聽罷呆了一會,我那時確實在求主讓我和團隊學習祂的愛,我才明白這位社工是神對我禱告的回應。從等候中明辨神的心意,我也得到祕訣來學習這個功課。

等候看來是被動和消極的,其實它代表著強而有力地搖動神的手,激烈地宣告我們是因為相信而等候神。我們幾時停下自己的手來禱告,就等同認可(authorize)這位創天造地的神來為我們工作,結果往往是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屬靈的人,都能夠等候,甚至有神同在的印證。因為他們經歷了等候的功課,就知道神是包底的神,不會誤事,明白等候神的不至於羞愧。


賴淑芬博士,豐收慈善基金總幹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顧問,致力推動關懷中港貧窮人。本專欄藉著經文與見證,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權、經濟、困境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於種種困局中經歷神的恩典和大能更多資訊請瀏覽領袖生命事工網http://leadersbedo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