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商道论坛,期望从神学知识及践信于行并重的进路,探索使命商道 Business As Mission (BAM),目的是要带出一个整全使命,借着商业平台去改变已经被扭曲的商业行为,最终达至灵性的转化。2020年度使命商道论坛于10月24日透过现场参与及直播形式同时举行,主题为“忧戚与共”,大会邀请了叶汉浩教授、陈韦安教授、郭伟联副教授以及纪治兴博士等学者及职场领袖一同探讨,如何在信徒生命及社会关怀等层面实践忧戚与共。

辨识顺服转化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叶汉浩教授,选取腓立比书与会众一同思考,何谓忧戚与共的真实群体。当时保罗正在监牢中,世界的荣耀并不是保罗的处境和追求,这令腓立比城信徒感到疑问,甚至为保罗感到忧虑。然而整封信最大的特质,却是应该被忧虑的人——保罗,写信给自由世界的人——腓立比信徒,告诉他们,你应该用什么价值和心态来转化心中的忧虑。

叶指出,腓立比书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字——“κοινωνία”,保罗用了至少3次:同心合意兴旺福音(1:5);圣灵的团契(2:1);一同受苦(3:10)。“κοινωνία”在圣经中一般解释为“同担、同当和同分享”。追求忧戚与共,是追求一个同担同行的内在价值,以致能真正实践信仰。正如腓立比城的人面对罗马帝国的权势,或会采取屈服的态度。今日我们的内心在不能对抗的权势下,不知不觉采纳了世界的价值,而腓立比书正是教导我们要在此活出天国子民的价值。

叶又总结了腓立比书对今日香港信徒的提醒。一、辨别。“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1:9-10)我们用什么价值观去看世界,与如何看自己其实是一样的。你觉得别人需要什么,可能正是你自己需要的。如果我们不辨别,我们从来不懂如何与人同担同行。二、顺服基督作仆人。基督本有神的形象,却取了奴仆的样式(2:7),这正是基督徒应作的属灵反省。“奴仆的样式”是指不看回报,而是看人需要的服事。我们的信仰是在每日生活中选择去做基督会做的事,而天国就在此行在地上。三、转化。如果“忧戚与共”没有清楚的指向,就会带来另一种分离;如果合一不是建基在对的价值,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反弹。这个世界给我们带来很多压力张力,但不要忘记转化,因为我们每一个都被神拯救,以致有不一样的“天上国民”身分。

拒绝成为异化人的群体

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和哲学系郭伟联副教授,以“忧戚与共的社会关系”为题,与会众探讨教会与社区工作的关系。郭指出,教会近几年开始注意做扶贫和社区的工作,但和社区的关系依然很陌生。他以约翰福音14章和约翰一书来阐释,约翰群体所展示的一些重要原则。在当时的罗马世界,人与人之间的生活有很多不理想,异化甚至敌对的状态。约翰的提醒值得今日我们思考,耶稣差派圣灵来,使我们建立彼此相爱群体时,提到我们仍会被排斥。虽然如此,耶稣仍劝勉我们要继续彼此相爱。而耶稣基督自己就是彼此相爱的根本指标,帮助教会在矛盾的世界中去实践主那种牺牲的爱。

郭又指出,教会尝试要有关系,可是很少留意关系中可能出现的异化,倒过来,我们希望帮助别人的时候,就成为异化别人的群体。耶稣基督来到一个不愿意接待他的世界,但他的工作是寻找属于他的人,使他们得到神的生命,甚至为那些与他为敌的人舍命。耶稣不是用物质帮助他们,而是将自己陷于险境与人同在,去突破关系中最坚固的隔膜,也是赋权给被边缘化的人,让他们成为自己的一份子,以致他们有能力去面对困难和逼迫。

以社企推动社关

丰盛社企学会会长纪治兴博士则从社会企业(简称社企)的建立与发展的潜力来分享其对社会的转化作用。香港有50%的社企在3年内达至自负盈亏。63%香港现存社企是透过商业营运赚得盈利,韩国是14%。香港社企寿命中位数是9.3年,中小企是3.7年。香港共有678间社企,在这次疫情中,只有12间社企倒闭,等于总数的2.6%。因营商的乘数效应,香港社企的平均社会投资回报率是1元变4.5元,再培训局是1元变3.7元,综缓是1元仍是1元。而政府投放资金方面,综缓200亿,再培训10亿,社企1亿。2018年,香港650间社企的总收入是20亿元,当中17%(即3亿3千万)投入到弱势社群的工作。

纪指出,很多时候人觉得做生意难,做社会服务也很困难。然而透过社企的合作方式,“社工”与“商人”之间是可以互相帮助,互相得益。丰盛协会有项调查指出,消费者平均愿意多花8分钟交通时间,或多付16%金钱去光顾社企餐厅。当他们认同社企的社会价值,就会特别愿意付出时间和金钱。又例如,某些服务中心会教年轻人某些工作技能,但不能给予工作的机会,然而有些社企愿意先给予年轻人工作机会,再慢慢教他们技能,以致做得更好。

在社会关怀及异象方面,纪就指出葡萄园主的故事(太二十),与现代社企的相似之处。当时的葡萄园主在农忙时段会按每天需要聘请散工。现今的弱势社群就如同那些下午5点都没有工作的人。那些工人5点来,工作的一小时就得工钱。如果他们没有工作就得着金钱是一种施舍,然而园主在一小时后给予工钱,就是怜悯和帮助。现时在香港有48万人领取综援,其中一半人有工作能力,但没有市场竞争力,例如有身体残疾,年纪大,单亲家庭等等。社企不是一次给予弱势社群很多金钱,而是透过这样工作方式能够持续地帮助他们改善生活。

纪最后分享了对堂会透过营运社企方式服务社会的5点建议:1. 举办社创主日学,邀请不同信徒创业家分享经验。2. 堂会试行十一良心消费,鼓励十行一善。3. 堂会开设诚实商店,让社企寄卖产品。4. 组队参加社企举办的工作坊,接触弱势社群。5. 鼓励青少年或50岁以上会友组队申请政府种子基金创办社企。现时香港有13间社企是由学生创办的,社创亦可以是堂会增添活力的着力点。

(记者莫岚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