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他的儿女;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这就是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罗马书9:7-8)保罗说:“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约翰·斯托特(John Stott)理解为:“一直有两个以色列,一个是以色列(雅各)肉身的后代,另一个是他的属灵后代;神的应许是针对后者的,后者也已经得到了。”斯托特的解释与替代神学的主张相脗合,即神的应许应由属灵的以色列承继,而不是实质的以色列。

相反,希拉里·勒·科努纳(Hilary Le Cornu)和约瑟夫·舒霖(Joseph Shulam)则断言在罗马书中,“保罗反对外邦人所宣称‘取代’以色列的说法。”保罗谈到了神拣选的主权,神拣选了以撒而不是以实玛利;拣选了雅各而不是以扫。而这孪生兄弟在母腹中没法作恶,神的拣选不是基于人的表现。他拣选了以色列,可是犹太人失败了,又拒绝了耶稣,以致保罗说:“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他的意思是,以色列的失败不会导致神的话语或拣选无效。“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罗9:15)保罗总结说:“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

勒·科努纳和舒霖解释说:“因为犹太人拜假神而令神忌邪(嫉妒),神也会透过不是祂子民的人令犹太人发愤(嫉妒),而忘记了雅各所宣称的,即神会造访外邦人,为祂的名从外邦人中带出一种人,之后祂要回来,重建大卫的帐棚。他们将神造访外邦人夸大成为神最终的目的。”神转而拯救并赐福外邦人,要激动犹太人发愤(嫉妒)(罗11:14),却不是拒绝或取代他们。保罗在罗马书第9章中所说的话并不意味着拒绝犹太人。后来他问:“神弃绝了他的百姓吗?断乎没有!”(罗11:1)他再次强调说:“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11:29)

旧约中有几段经文确认了神与以色列的约是不可撤销的(利26:44、士2:1、代上16:15-17、诗105:8-10)。在这些经文中,叶光明注意到神不仅通过祂的话语表达出来,还以祂的誓言加以确认。叶光明说:“我的结论是,起誓是圣经中对神性宣告中最具强调性的形式。”先知还重申了神对与以色列立约的坚定承诺(耶33:25-26)。

旧约否定了以色列被拒绝的可能性,而新约也和应,说犹太人的不信并不废掉神的信实。保罗说:“即便有不信的,这有何妨呢?难道他们的不信就废掉神的信吗?断乎不能!不如说,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罗3:3-4)


黄濠光牧师博士,现任神召会友爱堂堂主任,曾任国度复兴报及国度杂志总编辑。毕业于美国福乐神学院及新国际大学。曾在以色列海法大学修课,熟悉以色列近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