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困在复杂不安的世代,仿佛无法逃脱。这个困局是人类一手造成的悲剧,或是神借着完美的风暴来吸引我们的注意?我们生命剧本的导演在向我们诉说什么呢?我们在这个特别的大时代又有什么独特的召命?

维克多·弗兰克(Viktor Frankl)是二战时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在他举世知名的著作《活出意义来》(Men’s Searching for Meaning)中提到他如何走过极端艰难,甚至能以“艰难当饼”,“困苦当水”,让灾难性的经历成为生命被淬炼的机遇,让自己能成为别人的教师。(赛30:20) 让我们从他的生命故事学习,预备在将会越来越寒冷的冬日中,找回自己的独特意义,成为坚持下去,抓着召命的一份温暖和照明。

弗兰克提到,他能于地狱中幸存下来的最关键因素是找到生命的意义。许多营友都撑不到最后,特别是那些认定生命已毫无意义,失去求生意志的人,最后几乎全部都死了。他从极端困难中发现生活不再是追求欢乐或权力,而是追求意义,这原来是人在困境中的最大任务。当情况不再是我们能够改变时,我们的挑战就是“改变自己”。人只要参透为何而活,就能承受任何煎熬。

弗兰克以自身经历体会出“Three Wells of Meaning”。第一是追寻你的独特使命。弗兰克进入集中营时,他的手稿被没收,他发誓要度过难关,日后重写和出版手稿。在患斑疹伤寒和濒临死亡的时候,他用废纸做手稿。这手稿只有他能做,因为他拥有的独特经验能带来贡献。因此,每个人的任务都是独一无二的,支持着我们不放弃。认定和寻找逆境中的意义,相信它正在预备我们进入独特的使命。在集中营,那些知道有任务在等待他们完成的人,是最能生存下来的。

第二是看苦难能为你效力。弗兰克通过“梦想”来忍受极端苦难。他想像自己站在一群学生面前热情洋溢地演讲自己的经历和发现,贡献生命。我们需要客观地看待苦难并询问自己:“这件事对我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圣经有数不尽的人物都透过长期的逆境训练,为他们的生命成熟和预备召命来效力。勇敢面对挑战,生命总有意义,发现它就能让你坚持到最后一刻。

第三是持守爱人的动力。当你缺乏意义时,找一个你可以爱和服侍的人,回想爱的神和爱你的人。委身于服侍他人,你会在此过程中忘记和超越自己,去除自我中心。爱能让我们忍受痛苦活下去,就像耶稣走上十字架的大爱。

弗兰克在苦难中学会了人生意义或价值。他毫不浪费那些几近绝望的经历,整合和启创了“意义治疗法”(Logotherapy),协助人找到其生命的意义,从而面对痛苦,活出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当人能够了解自己“为何”而活,就能承受得住“任何”境遇。而神乐意给我们“答案”。


赖淑芬博士,丰收慈善基金总干事,基督教关怀无家者协会顾问,致力推动关怀中港贫穷人。本专栏借着经文与见证,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权、经济、困境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于种种困局中经历神的恩典和大能更多资讯请浏览领袖生命事工网http://leadersbedo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