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困在複雜不安的世代,彷彿無法逃脫。這個困局是人類一手造成的悲劇,或是神藉著完美的風暴來吸引我們的注意?我們生命劇本的導演在向我們訴說什麼呢?我們在這個特別的大時代又有什麼獨特的召命?

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Frankl)是二戰時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在他舉世知名的著作《活出意義來》(Men’s Searching for Meaning)中提到他如何走過極端艱難,甚至能以「艱難當餅」,「困苦當水」,讓災難性的經歷成為生命被淬煉的機遇,讓自己能成為別人的教師。(賽30:20) 讓我們從他的生命故事學習,預備在將會越來越寒冷的冬日中,找回自己的獨特意義,成為堅持下去,抓著召命的一份溫暖和照明。

弗蘭克提到,他能於地獄中倖存下來的最關鍵因素是找到生命的意義。許多營友都撐不到最後,特別是那些認定生命已毫無意義,失去求生意志的人,最後幾乎全部都死了。他從極端困難中發現生活不再是追求歡樂或權力,而是追求意義,這原來是人在困境中的最大任務。當情況不再是我們能夠改變時,我們的挑戰就是「改變自己」。人只要參透為何而活,就能承受任何煎熬。

弗蘭克以自身經歷體會出「Three Wells of Meaning」。第一是追尋你的獨特使命。弗蘭克進入集中營時,他的手稿被沒收,他發誓要度過難關,日後重寫和出版手稿。在患斑疹傷寒和瀕臨死亡的時候,他用廢紙做手稿。這手稿只有他能做,因為他擁有的獨特經驗能帶來貢獻。因此,每個人的任務都是獨一無二的,支持著我們不放棄。認定和尋找逆境中的意義,相信它正在預備我們進入獨特的使命。在集中營,那些知道有任務在等待他們完成的人,是最能生存下來的。

第二是看苦難能為你效力。弗蘭克通過「夢想」來忍受極端苦難。他想像自己站在一群學生面前熱情洋溢地演講自己的經歷和發現,貢獻生命。我們需要客觀地看待苦難並詢問自己:「這件事對我有什麼意義和價值?」聖經有數不盡的人物都透過長期的逆境訓練,為他們的生命成熟和預備召命來效力。勇敢面對挑戰,生命總有意義,發現它就能讓你堅持到最後一刻。

第三是持守愛人的動力。當你缺乏意義時,找一個你可以愛和服侍的人,回想愛的神和愛你的人。委身於服侍他人,你會在此過程中忘記和超越自己,去除自我中心。愛能讓我們忍受痛苦活下去,就像耶穌走上十字架的大愛。

弗蘭克在苦難中學會了人生意義或價值。他毫不浪費那些幾近絕望的經歷,整合和啟創了「意義治療法」(Logotherapy),協助人找到其生命的意義,從而面對痛苦,活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當人能夠了解自己「為何」而活,就能承受得住「任何」境遇。而神樂意給我們「答案」。


賴淑芬博士,豐收慈善基金總幹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顧問,致力推動關懷中港貧窮人。本專欄藉著經文與見證,清晰指出主是掌管政權、經濟、困境和生死的大主宰。有信德的人自能於種種困局中經歷神的恩典和大能更多資訊請瀏覽領袖生命事工網http://leadersbedo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