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是有關對真善美的追求,也離不開情感這重要元素,沒表達情感的,沒觸摸別人情感的,便算不上是藝術作品。藝術可以成為情感教育,在創作過程中感知內心的情感世界,培養對真善美的感受力。

很可惜,情感世界是今天我們基督徒所忽略的,愛是最大的誡命,但沒有真實情感的「愛」,是很容易假裝出來的。噓寒問暖,探訪病患者,代禱服侍,甚至醫治趕鬼,都可以是沒有情感的外在行為。而在信仰上最大的失落,莫過於對神作出沒有情感的回應,祈禱、讀經、事奉,即使還未成為例行公事,也可能不過是「順從命令」的宗教行為,以換取我們一直以為還未得到的天父兒女的身分。

我這看法不是沒有根據的。在弟兄姊妹禱告後,服侍後,甚至為神創作藝術後,我問他們有什麼感受,回答不是感受,而是「命令」,例如:「神要我更多親近祂」,「神要我放下一切跟從祂」,「神要我更多禱告等候」。這些「神要」都是好的,但感受呢?內心有什麼情感呢?啞口無言!神造的是沒有感受的人嗎?

過去,我們談呼召,談神的引導、神的心意,若然提到自己的感覺、熱情、喜好,好像不夠屬靈。有一種設想,滲入情感,就會滲入人的意思,那就不純正,神的意思豈能滲入人的意思呢。於是情感被排拒於教會門外,但人不可能沒有情感,這違反神造人的設計。我們在信仰上壓抑情感,只會導致情感沒經歷聖化,有些人變得冷漠,對神只有機械式的順從;有些人則永遠處於掙扎狀態,理智與情感在屬靈成長中失衡發展,長期不協調,在這種狀態下,很難辨識神的引導。

腦神經科學研究發現,大腦情感區受損,可以導致人無法作出簡單的生活決定,本來以為是純粹理性的決定,原來沒那麼簡單,其實涉及情感。我們都會說,基督徒如果只是不停聽道、讀經,而沒行動,大腦越來越大,四肢仍然瘦小。但加上情感的缺失,只是一部分的大腦越來越大,樣子更加怪異。藝術能作為情感教育,所以當藝術進入教會,就可以造就健康信徒,讓心理得平衡發展,邁向全人康盛。


文@黃少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