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耶稣出生地伯利恒,基督徒人数现时只有约两成,而10年前是多于八成。基督徒人数大幅下滑的趋势同样反映在其他传统圣地城市。在贝特雅拉(Beit Jala)中,基督徒比例由99%跌至61%;在Beit Sahour,由81%跌至65%。

在1922年奥图曼时代(Ottoman era)终结时,基督徒占巴勒斯坦人口11%,约7万人。据当地政府2017年统计,基督徒人口只有4万7千人,约1%。

对于基督徒人口下跌的原因,据巴勒斯坦政制及调查中心(Palestinian Center for Policy and Survey Research,简称PRPSR)今年初的一项民意调查,经济是最主要的因素。调查于今年1月至2月进行,访问了995名居于巴勒斯坦约旦河西岸及加沙地带98个地方的基督徒。有近六成(59%)受访者表示经济为他们考虑移居的主要因素,其他因素相对不重要,安全理由、较好的教育、政治局势各占7%。

受访者中有36%称自己为“虔诚”,46%认为自己“有些虔诚”,自称“不虔诚”的有17%。在“虔诚”的巴勒斯坦基督徒中,考虑移民的只有四分之一(24%),而“有点虔诚”和“不虔诚”的受访者中分别有41%和45%考虑移民。

总部设于耶路撒冷的穆沙拉哈复和事工(Musalaha Ministry of Reconciliation)执行长Salim Munayer表示:“那些怀有较强宗教身分的人抱有使命感,愿意付代价而留下。”

在所有表示不考虑移民的基督徒中,五分之四的人抱有使命感:43%希望展现与巴勒斯坦人团结一致的心,39%不愿丢下家人和朋友。而在考虑移民的受访者中,36%是因为失去归属感。尽管70%的受访基督徒感到“完全融入”了巴勒斯坦社会,30%却没有融入的感觉。

Munayer指出其中一个原因是巴勒斯坦政府的腐败,而每5名受访者中有4人同意政府存在贪腐问题。三分之二的基督徒几乎不信任巴勒斯坦政府,仅有16%和22%的人表示信任法院和警察。五分之一的基督徒表示在寻求当地政府服务时受到歧视。76%的人“不满意”巴勒斯坦教育系统对基督教的描述。

Munayer认同这些是导致基督徒移民的部分原因,但他指出经济紧缩背后的罪魁祸首是以色列占领和封锁加沙,因为这些“限制并扼杀了”经济发展的可能性。伯利恒福音派路德宗圣诞教堂的牧师Munther Isaac表示赞同。

受访的巴勒斯坦基督徒的担忧证明了这一点。约83%的人担心受犹太定居者的袭击并被赶出家园,67%担心被以色列吞并。62%的人认为以色列的目标是将基督徒驱逐出自己的家园。从实际经验来看,有42%的人必须定期经过以色列检查站,而14%的人因占领而失去土地。

Isaac表示:“我们必须强调这不是宗教冲突,而是政治冲突。局势是复杂的,涉及很多因素,但显然以色列的占领是最终断定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基督徒人数持续减少,但他们的希望应从何而来?超过一半的人表示他们需要更多工作机会:有56%的人就这方面向教会求助,52%求助于巴勒斯坦政府。另外,分别只有2%和6%的人认为教会和政府需要更多确保宗教自由。Isaac认为或许是因为巴勒斯坦基督徒相信自己已经在活出信仰。“我们有一个委身的社群,明白要见证、服侍,并维护正义与和平的使命。教会的角色是带来盼望的信息,就是我们在福音中所找到的。”

祷告:求神使在巴勒斯坦的人与犹太人经历神的爱与公义,彼此复和与合一。

(来源:Christian Today,2020年8月4日,Joshua Chung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