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无声者之友 (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 估计,由去年至今,土耳其要求约50名已经在该国落地生根的外国基督新教徒离开或禁止他们离境后重返当地。

据中东关注团体Middle East Concern的研究人员表示,土耳其当局自去年起在一些准备离境的外国基督徒的护照上盖上“编号N-28”的印章。根据官方解释,遭盖章护照的持有人他日若重返土耳其,须经所属国家的大使馆取得特殊许可,但事实上遭盖章者都未能成功获得许可,这变相禁止他们踏足土耳其。

受影响的外国基督徒部分已经在土耳其生活十多年,甚至数十年,在当地建立了家庭并置业,且在教会担纲领导角色。部分人取消出国并向当局申请推翻有关决定,但行政法院不允许他们的代表律师取得土耳其情报部门的报告,他们希望向宪法法院提出上诉,甚至告上欧洲人权法院。

其中一名遭受禁令的基督徒是来自西班牙的Carlos Madrigal,他是伊斯坦堡基督教会基金会(Istanbul Protestant Church Foundation)的领袖,持有神职人员签证,在当地生活超过19年。去年11月,他在机场准备离开时护照遭盖章,于是取消行程并申请复核当局的决定。他在6月接受访问,指不清楚自己为何遭土耳其政府禁制。

嫁给土耳其人牧师并为其诞下三名子女的美国女子Joy Anna Subasigüller也在6月5日遭当局通知不获给予家庭签证。Subasigüller师母已在土耳其居住10年,孩子都是土耳其公民,她相信自己遭下逐客令是因为丈夫的基督教工作。

投身土耳其文化和宗教旅游行业超过20年的德国人Hans-Jurgen Louven则在去年8月申请居留签证续期时遭拒绝。他的工作一直获得地方官员肯定,但在申请签证续期被拒时同时获告知须在10日内离开土耳其。

部分基督徒怀疑,当局是在调查美籍牧师布伦森(Andrew Brunson)期间,开始制订一份外国基督徒黑名单。他们又留意到多名被盖章基督徒均曾出席三个在当地举办的基督徒大会的其中一个,但没有人因此而被控触犯任何法例。布伦森被当局诬蔑参与恐怖组职活动,在2016至2018年期间遭囚禁。

土耳其人口8千多万,绝大多数均为伊斯兰教徒,只有约1万名基督新教徒和约170所教会,大部分为家庭教会,这些教会需要外国信徒提供正统神学训练和资助。该国在关注宗教迫害组织敞开的门(Open Doors)的2020全球守望名单排第36位。

祷告:愿主在土耳其为信徒开道路,在压迫中存坚忍和盼望。

(来源:Morning Star News,2020年8月2日,文奴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