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三位美國前總統布殊、克林頓和奧巴馬一同出席了有「美國國會良知」之稱的美國黑人民權領䄂約翰‧路易斯(John Robert Lewis)的安息禮拜。奧巴馬在悼詞中表揚他說:「美國乃因約翰‧路易斯而被建立。」而約翰也留下他深情的遺願:「也許我不能與你同在,但我敦促你們為那更高的呼召撫心自問,為你們心中所堅信而站立;我一生都致力去展現如何以愛與和平及非暴力,這更優越的方式去表達訴求,現在是你們去承接,讓自由的鐘聲響徹。」

約翰‧路易斯是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門徒。不約而同的是,這兩位黑人民權運動領䄂都受過神學訓練,師承同一個師傅──耶穌基督,是祂的理論忠實的門徒與執行者;兩位都是力主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法,去爭取非裔美國人的基本權利;兩位都深受美國甚至世人所尊崇。他倆都格守師傅的教導,縱然為公義和平,受盡一切的凌辱、毒打、監禁,甚至暗殺,也矢志不移!

耶穌說:「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作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着父所教訓我的。」 (約8:28)耶穌乃師承天父,且更是天父最忠實,至死不渝的門徒。在著名的「僕人之歌」中,我們驚訝地發現,愛子幼承庭訓,早就被天父訓練成為一個「受教者」,更每早晨被提醒,如何正確地面對強權和不公不義、甚至無理被羞辱時,也沒有違背,也不會退縮。這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都實在太難了,當我們受到不公平對待,受壓受羞辱的時候,總會產生憤怒,甚至以暴易暴之反應,但耶穌如此高尚的品格與情操是怎樣煉成的呢?

教會,手握著天國的鑰匙,既是天國在地上的代表權柄(太16:18-19),也是社會國家的良知,理應對不公不義的事發聲。然而當教會為公義發聲時,必須先清晰自己只是代表權柄,基督才是教會的頭,而天父卻是基督的頭。一切代表的權柄必須順從於在上權柄的取向,猶如教會順服基督,基督順服天父一樣,以致能勇敢地説:「我與父原為一,你看見我就看見父了。」若代表的權柄錯誤地代表在上的權柄,不單會失去權柄,更會失去天國崇高的榮耀,天父美善的品格之見證,繼而失去道德的制高點以及應有的公信力。

經過佔中及反修例的洗禮,香港變得五勞七傷,四分五裂,不法與暴力的行為時常發生。作為教會與基督徒,我們必須撫心自問,經這一役,最大的贏家是魔鬼還是天父,究竟是誰得了榮耀?社會及教會應當作何反省?主提醒及警告了彼得:「收刀入鞘罷!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以暴易暴也只會激發更多暴力;血氣不能勝過血氣,只會激發更多血氣。因為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

文@何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