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国防部于6月30日晚上证实总统特朗普已经批准撤出9500名驻德美军的计划,德国各地的福音派教会正为主作准备调整事工。撤军计划将缩减当地约三分之一的美国军事人员,军人的家属和驻当地公务员将一并离开,这有可能触发当地的基地关闭。

虽然到目前为止公众还没有军队重新部署的细节及确实时间表,也不知道哪些基地会关闭,但可以确定的是,美军的撤离将对德国的经济、政治和教会产生巨大影响。2015年美军关闭海德堡(Heidelberg)的基地时,一家教会在一夜间失去了三分之二的会众,剩下100人。

面对这不确定因素,全国各地的福音派牧师表示他们会保持神国度的眼光和心态,忠心竭力带领会众过渡转变及留意新事工的机遇。服事现役和退伍军人及其家属的机构Warrior’s Journey的执行长兼联合创办人Kevin Weaver说:“我们明白,军人来了之后又将要离开。而当人们身处海外,经历许多的改变,通常比较容易敞开心谈论属灵的事。”

虽然部分德国人会为国内的美军数目减少而感到高兴,但相信当地的信徒会因着会众和朋友的离开而感到难过。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几代以来的美国军人及其家眷一直在当地定居,与德国人社群建立了紧密的关系,而不少福音派事工是为了牧养驻德国的美军而建立的。

海德堡生命教会(Life Church Heidelberg) 牧师、神召会世界宣教中欧地区主任Kirk Priest指:“在过去的日子,神不仅使用军人事工来触及美国人的生命,更透过建立教会和青少年事工影响了成千上万的德国人。”位于斯图加特(Stuttgart)的 Missional Community Church牧养当地超过2万名美国军人、公务员和家眷,这次的撤离可能会为他们的社群带来很大的影响。

有部分教会则表示他们不太担心。Timothy Carentz牧师在近凯撒斯劳滕(Kaiserslautern)的Landstuhl镇带领神召会的宣教工作,他感觉军队撤离并不会带来太大的改变。“即使有5万名士兵撤离,我们的地区也不会受到影响,我们正在凯撒斯劳滕建立一个强大的北约组织(NATO)社区。”

有些人认为,如果改变临到,对于福音派事工来说不一定是坏事。Weaver表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会开始致电当地各事工网络,希望以自己的经验鼓励和帮助教会和牧师迎接并拥抱转变。Weaver在巴拿马牧会时曾经历同样的挑战,美军在1999年完全撤出巴拿马。这经验教会了他,军兵调动、基地缩减或关闭等都可以成为“好的问题”,以及事工发展的好机会。

Priest同样也在探索事工扩展的机会。据特朗普表示,从德国撤出的美军,部分会调派波兰,而目前在波兰的美军并没有家人同行陪伴。“士兵们容易感到寂寞和被孤立,这是服事的好机会。我们正积极为著有宣教士到那里服事而祷告。”

无论军兵调动带来的是新的宣教工场,还是开放接受福音的心,福音工作者认为他们的使命不会改变。

祷告:愿地上众教会在动荡中紧紧连于元首基督,带着主的爱与同在寻找及怀抱羊群。

(来源: Christianity Today,2020年7月9日,Grazia Tsui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