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近日因“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而触发全球人权觉醒,但同时也出现一些矫枉过正的行为,甚至对言论自由造成威胁。超过150名作家、学者、记者和艺术家在美国《哈泼杂志》(Harper’s Magazine)发表联署信,警告目前苛责态度(censoriousness)盛行,欠缺包容氛围,公开数落和杯葛行为成风,影响言论自由。

参与联署的包括近日身陷歧视跨性别人士风波的《哈利波特》小说作者罗琳、《撒旦诗篇》鲁西迪 (Salman Rushdie)、《侍女》作者爱特伍(Margaret Atwood)、语言学家兼政治评论家杭士基(Noam Chomsky)和人权组织创办人兼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等名人,以及多所知名学府的学者、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等。公开信的开首指出“有关种族和社会公义的示威充满感召力,既促成迟来的警察改革,也令社会广泛要求争取公平共融……虽然这种觉醒非常需要,但也同时强化了一套新的道德取态和政治热忱,往往令我们为了迎合他人的意识形态而削弱我们公开辩论和接纳分歧的能力。”

信中指出,“资讯和意念的自由交流,是自由社会的命脉,但这种交流目前正日益受到限制。”联署者支持各方均可就某议题进行充实甚至尖锐的反诘,但如今常见的反而是许多人一旦觉得对方有触犯言论和思想过犯之嫌,旋即呼吁群起严惩。“编辑因出版争议性作品而被解雇,书籍因被指不真实而下架,记者被禁止报导某些题材,教授因在课堂中引用某些文学作品而被调查,一名研究人员因为传阅一份获同行审议的学术研究而失去工作,一些组织领袖有时单纯因为拙舌失言而被迫下台。”作家、艺术家和记者现在都担心如果自己偏离社会共识,甚至附和得不够热心,都可能会丢失饭碗。“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最终会对当前最重要的议题造成伤害。不论是高压政府,还是缺乏包容的社会,都会窒碍辩论,伤害无权势的人,削弱所有人以民主方式参与的能力。”

信末指出:“对抗坏主意的方法,是将之曝光、进行争辩和游说,而非试图灭声或让事情过去。我们拒绝在公义和自由之间作出伪选择,因为两者是唇亡齿寒的。我们需要空间去探索、冒险,甚至犯错,我们需要能够真诚地不同意一些看法而不用承担悲惨的专业后果,这是我们工作赖以存在的基础,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去捍卫,那我们也不应该期望公众会为我们捍卫。”

公开信出版后备受抨击,部分联署者被指在过去的言行与信中批评的苛责心态相符,有联署者声言不知道其他联署者的身分或不赞同联署内容而要求除名。对于有批评指联署者因害怕转变而感到恐惧,联署牵头人、作家Thomas Chatterton Williams反驳指,联署者都是担忧社会出现不包容的氛围并相信公义和自由是唇齿相依的人,害怕的人根本不会联署。他又指出,联署者并非一群白人老翁,也包括黑人思想家、穆斯林思想家、犹太思想家、跨性别人士和同志,老少和左翼右翼皆有,联署中提及的价值观是普世和共享的,联署名单也反映这点。

祷告:求主赐人谦卑聆听的心,赐信徒分辨力,发出与祂心意对齐的声音。

(来源:Evangelical Focus 和英国《衛報》,2020年7月9和8日,文奴综合编译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