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日因「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而觸發全球人權覺醒,但同時也出現一些矯枉過正的行為,甚至對言論自由造成威脅。超過150名作家、學者、記者和藝術家在美國《哈潑雜誌》(Harper’s Magazine)發表聯署信,警告目前苛責態度(censoriousness)盛行,欠缺包容氛圍,公開數落和杯葛行為成風,影響言論自由。

參與聯署的包括近日身陷歧視跨性別人士風波的《哈利波特》小說作者羅琳、《撒旦詩篇》魯西迪 (Salman Rushdie)、《侍女》作者愛特伍(Margaret Atwood)、語言學家兼政治評論家杭士基(Noam Chomsky)和人權組織創辦人兼前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等名人,以及多所知名學府的學者、作家和新聞工作者等。公開信的開首指出「有關種族和社會公義的示威充滿感召力,既促成遲來的警察改革,也令社會廣泛要求爭取公平共融……雖然這種覺醒非常需要,但也同時強化了一套新的道德取態和政治熱忱,往往令我們為了迎合他人的意識形態而削弱我們公開辯論和接納分歧的能力。」

信中指出,「資訊和意念的自由交流,是自由社會的命脈,但這種交流目前正日益受到限制。」聯署者支持各方均可就某議題進行充實甚至尖銳的反詰,但如今常見的反而是許多人一旦覺得對方有觸犯言論和思想過犯之嫌,旋即呼籲群起嚴懲。「編輯因出版爭議性作品而被解僱,書籍因被指不真實而下架,記者被禁止報導某些題材,教授因在課堂中引用某些文學作品而被調查,一名研究人員因為傳閱一份獲同行審議的學術研究而失去工作,一些組織領袖有時單純因為拙舌失言而被迫下台。」作家、藝術家和記者現在都擔心如果自己偏離社會共識,甚至附和得不夠熱心,都可能會丟失飯碗。「這種令人窒息的氛圍,最終會對當前最重要的議題造成傷害。不論是高壓政府,還是缺乏包容的社會,都會窒礙辯論,傷害無權勢的人,削弱所有人以民主方式參與的能力。」

信末指出:「對抗壞主意的方法,是將之曝光、進行爭辯和游說,而非試圖滅聲或讓事情過去。我們拒絕在公義和自由之間作出偽選擇,因為兩者是唇亡齒寒的。我們需要空間去探索、冒險,甚至犯錯,我們需要能夠真誠地不同意一些看法而不用承擔悲慘的專業後果,這是我們工作賴以存在的基礎,如果我們自己都不去捍衛,那我們也不應該期望公眾會為我們捍衛。」

公開信出版後備受抨擊,部分聯署者被指在過去的言行與信中批評的苛責心態相符,有聯署者聲言不知道其他聯署者的身分或不贊同聯署內容而要求除名。對於有批評指聯署者因害怕轉變而感到恐懼,聯署牽頭人、作家Thomas Chatterton Williams反駁指,聯署者都是擔憂社會出現不包容的氛圍並相信公義和自由是唇齒相依的人,害怕的人根本不會聯署。他又指出,聯署者並非一群白人老翁,也包括黑人思想家、穆斯林思想家、猶太思想家、跨性別人士和同志,老少和左翼右翼皆有,聯署中提及的價值觀是普世和共享的,聯署名單也反映這點。

禱告:求主賜人謙卑聆聽的心,賜信徒分辨力,發出與祂心意對齊的聲音。

(來源:Evangelical Focus 和英國《衛報》,2020年7月9和8日,文奴綜合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