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将世界的治理权交给了人,使他们管理地上各样的生物。然而人企图得着分辨善恶的能力,使叛逆的罪流入生命。直到今日,人仍以自己作生命的主,拒绝神的管理。即使是信徒,不少人虽口称耶稣为主,仍然由自我掌管生命。“神是我患难中随时的帮助,但无事请别打扰我。”

即使已重生得救,我们对于身份(Being)与工作(Doing)认识仍有偏差。很多时候,我们仍然以服事世界的方式去服事我们的神——作工越多,越能感到自我存在价值。我们想用自己的成就赢得神的喜悦,想以自己的能力去服事我们生命的主,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属灵的骄傲吗?我们不但想将生命的主权抓在手中,还企图告诉神,我认为怎么样的服事才是最合适。然而,正如神接纳了亚伯的供物,拒绝了该隐的供物。(创4:3-5)即使是我们的献祭,神仍然有主权去决定接纳与否。

今日不但香港,世界各地都经历极大的震动,各样混乱和迷惑人心的事情在各处起头。作为身处末后的信徒,分辨的能力非常重要,我们都很想在乱世中有所作为,回应神的心意。然而,神对于我们服事祂的方式有绝对的主权,当我们的服事不能满足到神的心,我们的服事就失去了果效。在真假混杂的世代,仇敌透过各样事情去牵动我们的血气,诱惑我们作出自以为义的回应,香港信徒应谦卑来到主面前,进入内室求问我们天上的父,爸爸,世界上有千百样事情可以去做,但我们做什么才是满足你心的服事呢?让我们将服事的主权交还给神,让神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服事祂。

在马太福音20章中,耶稣对门徒讲述葡萄园的比喻。最初进入园中工作的工人与最后进入的工人所得的工价一样多。这可以说是我们现代人最难理解的比喻之一了,按著世界的公义标准,我们会觉得这是不公平的对待,然而园主的一番说话,正是神彰显主权的最佳阐释。“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太20:15)一切的主权,我们的生命,我们的服事,我们爱神的方式都应该掌握在神的手中。今日我们仍然能够在祂面前站立,得着“工人工价”,全是神的恩典和怜悯,愿我们成为神手中的器皿,窑匠看怎样好,就怎样作。(耶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