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將世界的治理權交給了人,使他們管理地上各樣的生物。然而人企圖得著分辨善惡的能力,使叛逆的罪流入生命。直到今日,人仍以自己作生命的主,拒絕神的管理。即使是信徒,不少人雖口稱耶穌為主,仍然由自我掌管生命。「神是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但無事請別打擾我。」

即使已重生得救,我們對於身份(Being)與工作(Doing)認識仍有偏差。很多時候,我們仍然以服事世界的方式去服事我們的神——作工越多,越能感到自我存在價值。我們想用自己的成就贏得神的喜悅,想以自己的能力去服事我們生命的主,這難道不也是一種屬靈的驕傲嗎?我們不但想將生命的主權抓在手中,還企圖告訴神,我認為怎麼樣的服事才是最合適。然而,正如神接納了亞伯的供物,拒絕了該隱的供物。(創4:3-5)即使是我們的獻祭,神仍然有主權去決定接納與否。

今日不但香港,世界各地都經歷極大的震動,各樣混亂和迷惑人心的事情在各處起頭。作為身處末後的信徒,分辨的能力非常重要,我們都很想在亂世中有所作為,回應神的心意。然而,神對於我們服事祂的方式有絕對的主權,當我們的服事不能滿足到神的心,我們的服事就失去了果效。在真假混雜的世代,仇敵透過各樣事情去牽動我們的血氣,誘惑我們作出自以為義的回應,香港信徒應謙卑來到主面前,進入內室求問我們天上的父,爸爸,世界上有千百樣事情可以去做,但我們做什麼才是滿足你心的服事呢?讓我們將服事的主權交還給神,讓神告訴我們,應該如何服事祂。

在馬太福音20章中,耶穌對門徒講述葡萄園的比喻。最初進入園中工作的工人與最後進入的工人所得的工價一樣多。這可以說是我們現代人最難理解的比喻之一了,按著世界的公義標準,我們會覺得這是不公平的對待,然而園主的一番說話,正是神彰顯主權的最佳闡釋。「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太20:15)一切的主權,我們的生命,我們的服事,我們愛神的方式都應該掌握在神的手中。今日我們仍然能夠在祂面前站立,得著「工人工價」,全是神的恩典和憐憫,願我們成為神手中的器皿,窯匠看怎樣好,就怎樣作。(耶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