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圣教会7月4日举办“滇缅边境的布农宣教勇士”专题分享,邀请在中缅边境山区事奉多年的鲁玛夫‧达玛毕玛牧师分享他的生命故事,以及他和团队在战火与逼迫下的福音事工。

鲁玛夫出生于花莲深山布农族的小村落,祖先都是以猎头建立功名。他指向现场约200名会众打趣说:“假如福音没有传进我的部落,今晚以后,我就要成为头目了!”这就是很多少数族群的写照,他们没有普世价值、不认识耶稣基督,可能正在做着“坏”事,互相争斗杀戮,但那些都是他们的文化、信仰与传统。

鲁玛夫出生贫穷,每天走6小时下山读书、被家人拦阻去联考、打工被捅一刀差点见主面,但当中的经历都让他有感主恩够用,且坚定一生一世服事神。当他越深入研究少数族群,就越感到惭愧,尤其是得知边境山区有5万少数民族没有听过福音,他如被当头棒喝:“就像我的祖先能够放弃猎头传统一样,唯有福音能够真正改变与翻转他们!”

为此,他走到边界,向被世界遗忘的少数民族传扬福音。“他们生病、祈福找巫师巫婆,我对他们说我认识更强大的,帮助他们生病3天就痊愈,祷告后得到丰收,他们就抢着要认识。”鲁玛夫具体说明不认识神的部落就是这种概念,那里交通不便、资讯不通,即便新冠肺炎疫情笼罩全球,边界到了3月才知道有这个病毒。

鲁玛夫豪迈的笑声极具感染力,惟当听过他的生命故事,就深深明白他并不是天生很幸福,也不是现在活得很惬意,而是靠着主常常喜乐:“那位年轻人踩到地雷过世了⋯⋯;对面山头本来是他们的家园,被攻占了,只有7成人逃了出来⋯⋯;那些人说要他们放弃信仰⋯⋯”萤幕里是同工们被强权欺负的画面,踢肚子、踩头,这些都是在边境每天都有可能面对的“日常”。

即便如此,鲁玛夫仍坚守禾场,成立聚会点以后,每每花3至5年时间陪伴与培训当地人成为基督的精兵,把福音一个一个部落的传扬出去。他呼吁会众成为前线事工最棒的后盾,协助祷告与奉献。年轻人则来回应神的呼召,为主当“兵”,参加6天5夜的跨文化超极限野营门徒训练,学成后到前线接下福音事工的下一棒:“边界是关键的钥匙,让他们认识自己不是敌人眼中卑贱的民族,而是尊贵的、神的儿女!在末世的事奉机会不多了,我们要团结一心完成大使命!”

高敏智牧师在总结时表示,前线的同工正为大使命竭力奔跑,我们也得全力支持,甚至跟着起步奔跑,也要感恩有事奉的机会。他带领祷告时说:“愿我们为主摆上更多、更完全!”高于受访时谈及他对少数民族的宣教观察。20多年来,台南圣教会去到海外少数民族及台湾本岛的原住民部落当中宣教,他认为每个人都是“神国度的原住民”。然而,在犯罪之后发展出人文世界的文明,例如该隐时代、所多玛时代,却依旧有人在那个时代敬畏神。所以,对于少数民族的宣教,就更显得重要,因为这也和圣经所应许的“东方海岛的赞美”相关。

在以赛亚书24章15节提及当列国受审判时,神拣选一群人在东方海岛上荣耀耶和华,相信这就是台湾与列岛的赞美,也是最纯洁的声音。结合这段经文中的“东方海岛”以及“以色列神的名”,高相信,原住民和耶路撒冷的呼召是结合在一起的。

因着和原住民教会的密切连结,高发现原住民普遍较单纯,敬拜神的方式非常纯真,爱主的心极为热切。例如第一次听到鲁玛夫牧师的事工,“一把刀,就可以在山中生存。”不仅求生能力极强,也从他服事的生命看到主的荣耀呼召。因此这天由鲁玛夫牧师分享宣教专题,除了要让弟兄姊妹更多了解少数民族的宣教,也是更进一步使原住民和耶路撒冷的呼召能够彼此结合。

台湾国度复兴报记者刘韵邢、商可莹台南报导